在线投稿
开到荼蘼花事了
发布:2010-06-29  作者:sandglases  点击:

 

 

请作者看到后及时与我们联系,电话:0371-68698550。
故事,开始于春,结束于初秋,跨越了整个夏。

                                     ------题记

               (一)初见

    三月江南,早已是草长莺飞,蝶戏花丛。而今年三月,却没有一个文人骚客再去描写这般仙境春景。因为国家已内忧外患,朝廷政权摇摇欲坠。眼看这个天府之国就要遭遇灭亡的命运。 

    朝中,右丞相勾结外敌,迷惑幼帝。面对边境战乱,迟迟不肯发兵,造使左将军凌濯被困至死。而又说服幼帝让将军次子凌墨南下江南,寻找传说中的绝世宝剑。

   春天,凌墨来到江南。

    大雨连绵不绝的下,似乎压抑的太久,一下子全部爆发出来。滂沱的大雨模糊了凌墨的双眼,好似灌铅的双腿艰难地向前移动,大雨噼里啪啦的声音似乎怜惜于这个昔日骄傲的不可一世的少年,落魄到如此境界。

    身体,心里双重的疲惫一下子袭上身来,凌墨两眼一黑,晕了过去。

    醒来之时,已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睁开眼晴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干净的床上,身边有一个青衣少女,清秀的脸庞,并不是让人惊艳的仙女。

    凌墨长舒一口气,还好,没死。

    少女见他醒来,开口说话,干净而清澈的音质:“我是星舞,你晕倒在雨中,被隔壁张大伯救回,受了风寒,送到我这医治。”过一会,少女端来一碗药汁,示意他喝下。凌墨一口气喝完,星舞收回了碗。

   “喂,我叫凌墨。\"

    \"嗯”

    “我没地方去了,你可以收留我吗?”

     “嗯....好。”

                   (二)蒹葭

    星舞一个人打理着一家药房,小小的,但在方圆十几里内,就此一家。

    小本生意,也许算不上是生意。星舞乐善好施,来看病的人,有钱就给钱,有多少给多少,没有钱的临走还要送人家几包药。所以别说赚钱了,连顾上两人的吃喝,都是个问题。

    只是凌墨发现,无论落魄到怎样的地步,即使已经没有吃饭的钱,星舞也会若无其事的浇花,把小店打理干净,淋上水。似乎这钱会从天上掉下来。凌墨真怀疑这个女子是不是出过家,看破红尘了是吧。

   不过,星舞的心平气和是有底气的。因为总是会有人像店里送东西,从柴米油盐到山间一支含苞待放的野花。

   凌墨彻底的佩服。

                      (三)月华

    那天,月亮出奇的好。星舞早早的打烊说是要上山采药,凌墨也积极地跟了上去。

     山上,凌墨从未见过这么美好的画面。深蓝色的天空上斑驳着米黄色的星点,草木深深,不知名的野花悄然绽放,暗香涌动。萤火虫闪着模糊的绿光。好似星空的倒影。就连那白衣少女,也成为画面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似乎所有的红尘浮躁都在这夜色里,沉淀,融合,不见踪迹。

    星舞看上去心情很好,虽不说话,但脸上却挂着笑。

  “看,蒲公英。”星舞欣喜的叫了出来。那些蒲公英瘦瘦弱弱,凌墨怎么看也看不出有什么值得惊喜的地方。

    星舞轻轻闭上眼睛,纤长的睫毛微微颤动,像是等待了千年的水墨画。长出一口气,那些蒲公英便轻盈的飞了起来,摇摇晃晃。星舞睁开眼睛,眼里的欢喜早已退去,换上的是隐忍的苍凉。

  星舞起身,似乎一切都没有发生,突然转身问凌墨:“凌墨,你的愿望是什么。”

    凌墨四下看看,疑惑的问:“谁?我?。”

    星舞不说话,只是看着他点点头。

    凌墨终于找到了可以让他长篇大论的话题,激动地说:“我想找回宝剑,攘除奸凶,兴复朝纲.....不过.....现在只想...”

   “现在想什么。”星舞突然有点急。

  “现在只想安定下来,帮你打理好药铺,然后过上无忧无虑的生活。”

    然后两个人长时间的沉默。

    最后凌墨打破了僵局,说出了他最不想说出的话。

   “但大丈夫要以天下为己任,北方战乱越来越频繁,我必须找回宝剑...所以说,我明天就要上路了。这一别,也许就再也见不到你了。”

  凌墨看着星舞,他看见了星舞眼里的不舍,可星舞还是微笑着点点头,说:“嗯,好,一路顺风。”一如,他们的初见。

            (三)荼蘼

  第二天,凌墨醒来时已是傍晚。橘红色的夕阳斜斜的射下,安静的撒在院子里,洒在星舞身上,暖暖的。凌墨突然有了一种宿命的感觉,就像一个在外漂泊了许久的游子,终于回到了家乡。

  看见凌墨,星舞笑着起身,说:“你醒啦。'

 “嗯”,凌墨应了一声,发现小院里唯一的植物正在灿烂的开花,白色的小花密密匝匝的开满枝头,有一种清冽却又似有似无的香味。

 “这个,什么花啊”

 “荼蘼,夏天最后一种花"

 “夏天要过去了吗?”

 “是,凌墨,你听我说,其实....其实..,其实我并不叫星舞,我复姓关野,名沐乔。是关野家第23代传人。”

  关野沐乔,这个闻名江湖的名字凌墨怎能没听说过。关野是占卜师的尊姓,而关野沐乔则是一代天才占卜师。她不仅创造了占卜师不死之身,而且打破几千年来占卜师只能占卜星象,姻缘的格局。利用占卜师之血可以洞悉天上地下,古往今来的一切事物。只是关野沐乔由于性格冷淡,不喜欢江湖之事,在几年前擅自逃离了关野家。

  凌墨怎能想到,这个每日朝夕相处,每日只是看病弄花的少女,竟是江湖上大名鼎鼎的关野沐乔..

  见凌墨不说话,星舞继续说下去:\"荼蘼的花开代表着夏秋的交替,这一天星象特别活跃,占卜师可以用血卜知道她想知道的一切,所以我可以帮你找到宝剑.\'

    凌墨突然明白了什么,他大叫:“星舞!”可是一切已经晚了,闪着寒光的刀片深深的割近了星舞的手腕,鲜红的血液流了出来,蜿蜒成妖娆的画面。

  “星舞,你给我停下来,我不想要什么宝剑,你给我停下来...\"凌墨大声的喊着,可是星舞仍坚持占卜,可无论画面怎么切换,都只是一片灿烂的花海。

   星舞尖叫一声,落在地上,青丝瞬间变成了三千白发,整个人干枯的像柜子里的草药。身后的荼蘼,有白到红,纷纷扬扬的落下。

   ”对不起。”星舞轻声说出了生命力最后三个字。

                   (四)独白

   我是星舞,他们都说我是一代天才占卜师,可我没用占卜,却预知了你的到来。

    父亲被奸臣陷害,哥哥在朝中处处受排挤...这些你不说,我却都知道。明明受了很大的委屈,却每天以最灿烂的微笑面对着......

    明明知道你留在药铺里帮不上忙,却还是同意了。当你说要离开时,我没有理由去挽留。你一如向日葵般骄傲,注定要一生追赶太阳,而我则像蒲公英,注定要一生漂流。

    有些事情,有些人,放手了就成为心里的牵绊,抓紧了就成了人生的阻碍。

    我是蒲公英,又怎能阻碍你成为向日葵。

    凌墨,过了今天,我便16岁了,便拥有了不死之身,但我并不想拥有千年的寂寞。而今,生命永远定格于16岁。看着那些每天为我们送上柴米油盐的乡亲们,我觉的我应该为他们做些什么.....

   凌墨,我记得那个有月亮的夜晚,那个骄傲的想要拯救天下的少年,说出了自己的心愿,简单到希望和我一起生活的快乐.那是我漂泊人世这么长时间,听到的最温暖的话。

                       (五)结局

   从故事一开始,宝剑就从未存在过。

   江北依旧战乱,江南依旧安宁。再也没有人听说过凌少将军,只是在蒲公英漫天飞舞时,有个少年在山上吹笛。

    那笛声是寂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