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校园文学
如果我说,如果
发布:2012-10-25  作者:迟雨落  点击:
 
 
 
 

  梁静茹在歌里面这样唱道:“如果我说,爱我没有如果,错过就过,你是不是会难过……”可是,大白痴卢子轩同学却是真的听不懂这句话。


  我的左手边是片禁地,一旦卢子轩有一点点的越界,我就会毫不留情地从笔袋里掏出直尺,狠狠地敲打他的胳膊,一边毫无形象地骂道:“卢子轩你个大白痴又过界了!”
  通常在这个时候,卢子轩会睡眼惺忪地抬起头瞄我一眼,随带着回上一句:“大傻,你又抽什么风?”然后再懒洋洋地趴下去补觉,留下我一个人像个傻瓜似的,举着把直尺在一旁怒发冲冠。
  划分三八线——这个在卢子轩眼中幼稚的举动,我坚持了一个学期。尽管他常常鄙夷而无奈地冲我吼道:“喂,我们是初中生好不好?拜托你能不能做点有技术含量的事!三八线?你幼儿园没毕业啊!”
  “要你管!”我一边拿着黑色的水笔一遍遍描着课桌中央的那道线,一边用怨恨加愤懑的眼神怒视着他。但卢子轩总是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来回应我,这让我更加恼火。
  好吧,我承认其实我挺想让他过界的,至少,这样我就可以有个名正言顺的理由跟他说话。
  即便是吵架。
  自习课,卢子轩当然又在睡觉。某人就是有这种神奇的本领,看似懒懒散散,却依然能轻而易举地拿到足够漂亮优异的分数,一种让人羡慕的“大神”特质。
  我偷偷地用余光瞄了眼他的睡脸,又迅速装出聚精会神做作业的样子,像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亏心事,脸颊涨得通红。侧面望过去,他的眉头微皱,害我老是想伸出手帮他抚平。好吧,其实卢子轩的右手早就过界了,只是我不忍心叫醒他。
  一直到下课的时候,卢子轩终于醒了,他毫无顾忌地伸了个大懒腰。
  “喂,大傻——”
  “别那么叫我,白痴!”我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
  “你在听什么啊?”卢子轩自动忽略掉我怒气冲冲的表情,伸手就把我左耳的耳塞给拿了过去,动作熟练而流畅。
  “如果我说,爱我没有如果,错过就过,你是不是会难过……真的爱我就放手一搏,还想什么,还怕什么,快牵起我的手……”
  “切,又是小女生喜欢的歌啊。”他听了几句就不耐烦地拿下耳塞,“难道你就不能换换口味?呃,比如林肯公园?”
  “闭嘴啊,白痴!”我一把抢回了耳塞。
  “拿如果来当借口,那是不是有一点弱……”我沉默地低下了头,耳塞里梁静茹的歌声,终于把卢子轩的脸一点点隔离在了光年之外。


  有一个女孩来找卢子轩,他们的关系看起来很亲密。
  这是我在期末考试前一天的自习课上发现的。当我正和物理练习题纠缠得难解难分之际,听见门口响起了一句脆生生的呼唤:“子轩,出来一下。”
  在我尚未来得及反应过来的时候,卢子轩就腾地从座位上弹起,一把把我猛推到前面,手忙脚乱地从我身后穿过,然后以最快速度冲向门口。
  整个过程,动作流畅而优美。而我的肋骨撞到了课桌的侧边,一阵火辣辣的疼。
  一个很可爱的女孩子正站在那里,笑意盈盈。不知她说了些什么,只见卢子轩咧嘴笑了起来,是那种我从未见过的灿烂笑容。
  我呆呆地望着他们,仿佛间听到有什么东西碎裂的声音。那一句无比熟稔而清脆的“子轩”,在我的心里一个劲地打转,像小虫一样,不断啃噬着我的心。
  卢子轩一整天都很开心,嘴角轻扬,掩饰不住的喜悦蔓延。我默默地抄着试卷里的错题,假装没有看到他的心花怒放。
  “再加上水平方向的重力?你有没有搞错啊?”卢子轩把头往我这边凑,嘴角挂着一丝戏谑的笑,“你们家的重力在水平方向上还做功啊!”
  我瞪了他一眼,没有接话,低头默默地把那两行重重划掉。
  “大傻,今天我打篮球的时候看到一个长得特别特别漂亮的女生,带着个毛茸茸的帽子,萌翻了,还一直冲我喊‘学长加油’……”
  “还有啊,去食堂吃饭的时候,我居然在番茄炒蛋里面看到了鸡蛋!真是人品爆发啊!”
  “大傻,我上次跟你说的那部电影……”
  “卢子轩!你闭嘴行不行!”我突然搁下笔冲他大声吼道。
  全班的人都往我们的方向看,可是现在,我根本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
  卢子轩有些诧异又有些疑惑地望过来,不明白为什么我毫无预兆地晴转阵雨。
  “卢子轩,你过界了……”我小心翼翼地说道,脸颊涨得通红,匆忙间随口编了个蹩脚的理由,生怕再多说一句就会将我的心事和盘托出。
  卢子轩微微有些吃惊,但很快又平静了下来,然后默默地直起身子,回到属于他的那半边课桌。
  “抱歉……”男孩的声音低得以至于我误以为是幻听。
  直到放学他都再没过界。


  持续冷战中。
  我故意不理他、不主动和他说话,有种赌气的感觉,好像想借此来让他生气、让他后悔。可转念一想,我到底在做什么?对卢子轩来说,我的存在与否都不重要吧。
  而他也开始变得小心翼翼,果然再没有把胳膊放到我这边过。
  我们再不会为了过不过界这种小事争吵,也再不会疯疯癫癫地仰头大笑。然而我的心里有块地方却好像被掏空了似的,空荡荡的,难受得紧。
  你看,我真是傻到把跟他唯一可能的交集都给封闭了。
  但是我打定了主意要和卢子轩划清界限。毕竟,我也有属于我自己的心高气傲。
  整整一个寒假,我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整日整日不知疲倦地读书、写字,做一切可以让我忘记他的事。
  我需要为自己找到一块比虚无缥缈的爱情更为坚实的土地。我开始花费大量的时间来学习,甚至近乎执拗地想要超过他,要让他刮目相看……我把自己完完全全浸泡在知识的海洋中——这滋味纵然苦涩,却比软弱无力的眼泪来得真实。我试着用一个假期的时间来让伤口愈合,又或者说,我试着用一个假期来强迫自己去忘记。


  然而,新学期开学那天,我左手边的座位居然是空着的。卢子轩并没有来上课。
  “哎,给你说个大秘密哦——”自习课上,身后的刘雪压低了声音朝她的同桌童桐神秘兮兮地念叨,“我听说啊,卢子轩已经得到国际交换生的准入资格了!四月份就到英国去,所以人家现在根本不用来上课!”
    “是吗?怎么我从来都没听他提起过这件事啊?”童桐忍不住惊叹道。
  “人家凭什么告诉你!你只不过是在‘大神’卢子轩生命中匆匆而过的某个不知名的路人甲罢了,嘿嘿!他干吗要跟你说啊!”
  童桐没好气地答应道:“说得就像卢帅哥是你铁哥们似的。不过话说回来,你又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啊?”
  “那次我去办公室送试卷的时候无意中听到年级主任说的啦!”
  后面的两个人依旧在喋喋不休,直到刺耳的下课铃声响起,才终于将那些关于卢子轩的议论一点一点淹没在嘈杂的洪流中,再也无迹可寻。
  在那个阳光灿烂的午后,我呆呆地坐了好久。阳光透过玻璃窗折射在桌面上,有小块的光斑在课桌上轻盈跳跃。
  脸上痒痒的,似乎有什么东西滑过,我伸出手一抹,眼泪早就不知不觉爬满一脸。
  脑海里闪过的一幅幅关于卢子轩的画面,就像一幕幕黑白片,无声地翻过了一页又一页……他做鬼脸、他不说话、他骄傲地扬起嘴角、他像小孩子一样鼓着腮帮……
  回忆汹涌而至,铺天盖地。
  卢子轩,你知道吗,我喜欢问你那种很难的物理题目,然后偷偷看着你皱着眉头冥思苦想的认真模样。等到柳暗花明豁然开朗的时候,你额头那一小块拧着的疙瘩就会舒展开来,然后转过头来,极耐心地给我讲解。又故意把最擅长的英语考得很砸,让你不得不好好地履行班主任下达的“同桌间要互帮互助”的规定……只是现在,卢子轩要出国了,没有告别、没有不舍、没有留恋、没有祝福。什么,都没有。
  我曾无数次地幻想,如果那个女孩不是他的女朋友,如果卢子轩喜欢的人其实是我只是他不好意思表白,如果在他在临去英国的前一天飞奔到教室,当着全班人的面骄傲而自豪地冲我表白:“肖若然,我喜欢你!”如果一直以来他的所作所为都只是为了掩饰他心底的那一重涟漪,如果……
  我用了整整一年时间确认在这个世界上,从来都没有如果。
  也许,等到三年、五年、十年,甚至是更远更远的以后,到那时,早已长大的我会在某个阳光璀璨的午后突然想起了你,这才发觉,曾以为一辈子也不会忘却的容颜,却终究在流年中渐渐模糊。
  也许等到那个时候,我就能够坦然地说出:“哦,对的,我以前喜欢过这个人呢……”然后笑得云淡风轻,那眉眼中,没有一丝的偏执或嫉恨。年少的爱恋也无非就是这样,来得疾速热烈、去得迅猛难留。
  但无论如何,我仍旧会心存感谢——
  感谢上天,曾让我在最好的年华,遇见了最好的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