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投稿
我没有说谎,何必说谎
发布:2012-10-27  作者:而已”  点击:
  当林宥嘉的专辑《感官世界》大卖的时候,各条街道上都传出他特有的午后慵懒阳光般的声音:
  “我没有说谎,我何必说谎,你懂我的我对你从来就不会假装……”
  安禹年,时隔不多不少的两年零一个月,我始终还是躲不掉你。再次遇见你,你褪去了桀骜不驯的颓废,满目疮痍的望着街道对面的我,巨大的背包压载着你原本就消瘦的身体,白色的T 恤在暖暖的阳光下生生灼痛了我的双眼。
  两年前,南开高中,你知道我,我知道你。
你,典型的问题少年,打架、逃课、吸烟、酗酒……秉承着“女人如衣服,兄弟如手足”的理念七手八脚的在即使接近40摄氏度的高温里依旧穿的里三层外三层,达到了一定的精神厚度。你总是以一副欠揍却又疑似深情的嘴脸对一个又一个外貌协会的花痴们表白:“你愿意成为我下一个前女友么?”即使如此,也总有人前赴后继。你看,安禹年,在我眼里,你始终是那个万花丛中过,片叶都沾身的花花少年。
  可是那个时候的我呢?名声似乎并不低你丝毫。我画浓重的烟熏妆,刺触目惊心的纹身。你说你一直都不明白,为什么小小的我能够迸发出那么大的能量,你说我抽烟没有你潇洒,我就和你拼酒量,于是在兄弟中号称“千杯不醉”的你第一次倒在了酒桌上,后来一度成为你的耻辱。而我和你的不同在于我从不谈恋爱,所以一群自讨没趣的人中就生出了心理变态,无事生非说我是同性恋,我走在流言中,不躲藏不解释,但是并不代表不解决。这个流言伴随着传播者的住院休养很快便销声匿迹了。当时的我们多相似,我们都能在学校这般的横行霸道,其中的缘由不言而喻。只不过那时我们只是互不相干的两股势力。该怎么说我们的相识呢?
  那个自不量力的倒霉鬼不仅惹了我的姐妹,同时又惹到了你的兄弟,而我们又恰好同时找到他报仇。那时的我正靠着墙抽烟,你一脸痞气的走过来,说:“你抽烟的姿势真恶俗。”说着就从我手中抽出烟,毫不客气的抽了一口,冲我吐着烟圈说:“这样才潇洒。”当时的你正洋洋得意怎么也想不到当时那么冷静的我甩手便是一巴掌。淡漠的说:“解决了他,敢不敢去喝酒。”你揩去嘴角的血渍,说:“老子从来不打女人,喝酒你是找死。”
  十几分钟后我们丢下满身伤痕的倒霉鬼扬长而去,但是自以为是的你怎么也想不到,在喝酒上你竟然输给了女生,丢尽了颜面。
  当第二天你气势汹汹找到我自嘲“丢了老脸”要我负责时,我戏虐地说:“酒醒了?”这么一句简单的话就激怒了你,却也让我们越来越熟络,熟络到有一天你眉眼真挚的对我说:“做我女朋友吧!”我轻笑,对着你略带调侃说:“怎么?后备军短缺了?”你尴尬的笑笑,自此再不提及。
  只是之后,我再也不能轻易的吸烟、酗酒,因为每次看到我吸烟你都会抢过去,嘲笑我抽烟太难看,喝酒时总是说自己要练酒量一次又一次夺走我手中的酒杯。你每次抢,我都会冷冷的甩你一巴掌,不动声色的,而你,总是不躲不避的挨着,倔强如你,倔强如我。
  再后来,你甚至连我的妆容都要管,那一段时间你买了几乎所有的卸妆品,在学校把我的烟熏妆毁的面目全非。我想要冲你发火,可是想起你那次喝醉在梦中呓语:“丁冉,以后我来保护你,好不好?”那样的小心思,那样的傻傻的保护,竟让我建筑的心理防线一点一点消失殆尽。
  可是在一个夏日的午后这一切顷刻间就改变了。当冰冷的手铐禁锢了我时,我微笑着走进那片抬头只看得见一方天空的地方,那里的天空湛蓝湛蓝的,在那里,我每天不止一次的想你,我总对自己说:若我出去,若你等我,我非你不嫁,一生不弃。 
  安禹年,你知道吗?我杀死了自己的弟弟,那个还未出生的弟弟,那个同父异母的弟弟,记得你总说我太过冷漠,什么时候都是一种不卑不亢的淡然,我从来没有告诉过你,我家里有一个小三,她抢走了我妈的男人,害得我妈自杀,所以我恨她。那天她要下楼梯,家里的阿姨刚好不在家,于是我就那么轻轻的一推,便推掉了一个无辜的生命,可是我不后悔,她让我尝了丧母之苦,我便还她丧子之痛。
  当我爸来看我的时候,我忽然就原谅了他的出轨,这个予我一切荣华的人竟像个孩子一样在我面前哭泣,安禹年,你知道吗?当他说她如果坚决不撤诉的话他就会离婚,因为他没办法面对一个害他最亲爱的女儿入狱的时候,我忽然就笑了。
  后来,我终究是出来了。可是令她撤诉的人却不是我爸,而是你,是你丢掉了你的倔强和尊严,用违背自己心意的宽恕换了我的自由,可是,就算我出来了,我们也回不去了,不是么?当我知道小三是你出轨的妈妈的时候,我还有什么勇气对你一生不弃?其实,我杀死的是我们的弟弟,我们两个人共同的弟弟,对吧?后来,当我再想起我爸给我讲的往事时,我就觉得一切都无所谓了,甚至,我祝福他们,祝福我的爸爸和你的妈妈。 
  其实,一开始,我们就注定了不可能的。我爸和你妈曾经是彼此的初恋,可是终究没能在一起。后来,已为人夫人父的我爸遇见了为人妇人母的你妈,两人情不自禁双双出轨。当你妈发现自己有了身孕时,两个家庭就这样被一个未出生的孩子拆散了。我爸说,你们家庭条件同样优越,丝毫不逊于我家,你妈离开你们选择我爸完全是因为爱情。因为爱情,所以他不能辜负她,同样的,因为爱情,我原谅了他们。所以我选择离开,离开这座城,离开你,我一直都想要知道,当我爸向你转达我去异地寻找我的爱情的消息时,你有没有我当时同样的心如刀割。
  事实上,聪明如你,两年来,你从不间断对我的寻找已经证明了答案了吧。可是即便如今你找到了我,我们之间的距离也绝不仅仅是隔一条街道,我们之间的重重阻碍,我跨不过去,你跃不进来。所以请原谅我,这次依旧会选择转身离开。
  亲爱的安禹年,你听,林宥嘉还在唱:
  “我没有说谎,我哪有说谎,请别以为你有多难忘,笑真的不是我逞强……”
  一切真的不是我逞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