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文
陈小年,要记得微笑成长
发布:2013-05-04  作者:  点击:

陈小年,要记得微笑成长

陌忆

 

哥们儿,脑子秀逗了吧

  当我在球场边对好兄弟阿浩说我想追陈小年时,他二话不说直接把那脏球衣扔在我头上,用一种不可思议的表情把我从头打量到脚,然后捶了一下我的肩膀,嗤笑道:“陈小年?就是那个回头率百分之百A中鼎鼎有名的丑女陈小年?你脑子秀逗了吧?来来来,让哥看看你有没有发烧,别是烧到连审美观也有了问题……”

  “把你的猪蹄给我拿开!”我甩开他的手,把球衣又扔还给他,“陈小年怎么了?不就是容貌不如人意了点儿吗。可我就是想追她,你有意见?”

  “那是相当的有呀。”阿浩瞥见我微微眯起的双眼,又讨笑道,“不过青菜萝卜各有所好,我只是奉劝哥们儿一句别玩得太过,小心回头她缠着你不放,到时有你好果子吃。”说完他拿起放在脚边的篮球,又重重拍了下我的肩膀,一脸语重心长,“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向上吧,少年!”

  阿浩说着便跑回球场上去了。我转头看向场外,几个面容姣好、身影修长的女孩儿抱着书嘴角扬着弧度望着球场上飞跃的人影。她们周围的空气,嗯,我想,应该是充满甜蜜的味道吧。

  不知怎么就想起了陈小年。她在干吗呢?应该又是埋首啃书吧。她是那么努力,似乎想用学习这股冲劲来缓解心里的寂寞。她总是一个人独来独往,不跟人说话,也没人理她。有时我总觉得,真实存在的不是她这个人,而是她那些被人用放大镜照过的不完美。

  我把双手枕在脑后,靠着椅背,抬眼看着几缕细碎的阳光透过树隙洒在眼眶里,明媚却不刺眼。我知道,说我想追陈小年任谁都会觉得我在开玩笑,倒不是说我自恋,可好歹也是个收过情书让女孩告白过的,怎么就会想去追陈小年那样的女孩儿。除了是一时兴起或者是想让她难堪,没人相信我林哲会真喜欢陈小年。

  

一个脸上有伤疤的女孩

  陈小年刚到我们班时,我正百无聊赖地在桌下玩手机,突然一阵爆笑声把我的视线吸引到讲台上,刚好看见陈小年高高扎起的马尾以及左脸颊一块巴掌大类似胎记的伤疤。

  我一时愣住了。天啊!她是怕她丑得不彻底吗?大号的校服穿在她身上一点儿也不显得瘦小,更可笑的是她脸上的伤疤,在这个连脸上长一颗痘痘都要极力消灭的年纪,有谁敢把这样的残缺暴露在空气中?不知道这个女孩是心思太单纯了还是太有自信了。

  “我叫陈小年。”女孩的声音不卑不亢,不算悦耳的声线却让人有些舒服。我看着她从老师手里接过书本,在同学们的嬉笑声和窃窃私语下坐到我前面的位子上。

  她的同桌坐在外面没有想让开的意思,陈小年有些辛苦地挪动着身体想坐在里侧,那同桌突然不耐烦地吼了句:“那么胖还要坐在窗口,不怕把我们的新鲜空气都给挤走吗?”此话一出,全班又是哄堂大笑。

  班主任适时出来解围:“从现在开始,陈小年同学就是我们班的一员了。大家要团结友爱,互相帮助,不要歧视。这样吧,陈小年,你和同桌对调一下位置。”

  陈小年抱着书坐下,同桌抱怨道:“长成这样不在家躲着,跑出来干吗?真是让人倒胃口!”声音不大,可我们周围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陈小年握着书本的手只是一抖,却一脸平静。是被说习惯了吧?瞧着她同桌一脸嫌弃,我懒懒开口道:“这不正好可以衬托出你的倾国倾城么?”

  “呸,我又不是女的,你才倾国倾城,你全家都倾国倾城。”

  “谢谢夸奖。”我笑道。眼角望见陈小年瞥过来的视线,虽然只有一瞬,可我还是感到一丝凉意。虽然我不想用如果眼神是刀,早就体无完肤的幼稚比喻,可我还是想说,如果陈小年刚才望过来的眼神是一支利箭,我早就去见耶稣了。

  苍天作证,我只是用一种较委婉的方式来帮助一个弱小……呃,无助的女孩!

  不过很显然,有人根本不明白我的好心!

  

一个笑起来有浅浅梨窝的女孩

  有人是因为长相出众而被人所识,而陈小年恰恰相反。几乎每个见到陈小年的同学都会看着她脸上的伤疤指指点点,似乎要把她脸上的伤疤给盯出个洞来。流言是可怕的,因为在这些斐语面前所有的解释都苍白无力。我以为陈小年会受不了而转学或偷偷躲在角落里哭,可我每次看到的陈小年都是扎着高高的马尾,昂着头,走在青春靓丽的学生群里。明明是同样的年纪,可她却总显得那样格格不入,仿佛被隔阂在另一个世界。

  虽然我跟陈小年是前后桌,可我们根本没说过话,她总是有写不完的作业,我总是有打不完的游戏。

  一次上数学课,我望着陈小年的后脑勺,突然不知怎的手就不听使唤地扯了扯她的马尾,她的笔略微停顿了一下,没有理我,我又扯了一下,这下她终于转头了,双眉紧蹙。其实忽略那块伤疤,陈小年五官也算蛮清秀的。我望着她,她皱着眉头,然后把头发弄到身前,缓缓吐出两个字:“无聊!”说完转头不再理我,我一时心急,脱口道:“陈小年,你听我跟你说呀……”

  当时老师刚好在讲台上解一道函数题,全班静得掉下根针都听得见,我这么一叫,大家的目光都往我们这边扫。

  陈小年无奈抚额,她同桌和我同桌都一副“你脑残”的表情望向我。数学老师放下课本,于是我被“请”到走廊上望蓝天白云去了。

  过后同桌一脸意想不到地看着我,“哲哥,没想到你好这口儿。”我直接把书包砸在他脸上。

  不过放学我还是说出了那句话,我说:“陈小年,其实别人的目光确实不怎么重要,不过你要是把头发放下,可能更好,耳根子还能清净一点儿。”

  她回头瞪了我一眼,又迅速转过头,虽然还是面无表情,但她转头的瞬间我看到她脸上扬起一丝弧度,嘴角有一个小小的梨窝。

  不知怎的心情突然大好。

  

一个和流浪猫说话的女孩

  通常一时风起云涌的事总有一天也会风平浪静,再怎么有名的人物也会被其他新人新事所顶替。陈小年只不过是一个小小人物,被人认识讨论几个星期,也就没什么新鲜感了。她依旧每天独来独往,依旧没什么人跟她说话,依旧每天都扎着一个高高的马尾,依旧整天把自己埋在题海中。

  而我——

  “陈小年,钢笔借我一下……”

  “……”

  “陈小年,你这破笔在哪儿买的啊,写起来手感差极了……”

  “……”

  “陈小年,涂改液我用一下,怎么一用你的笔我的字就错那么多呢……”

  “……”

  “陈小年,你这涂改液肯定过期了吧?怎么都不能用了……”

  “……”

  “陈小年……”

  ……

  忍无可忍,无须再忍。她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得罪我这尊活佛了,总是这么整她。

  我瞧着陈小年想大叫却又不能发脾气的模样,总觉得这比她那死水般的表情好多了,至少多了那么一点生动。

  她同桌转头突然幽幽地对我说道:“哲哥,你这种追女生的方法out了。不过你的口味还真重呀!”

  “……去死……”

  日子就这样悠悠流过,无趣却也充实。陈小年也不总板着一张脸了,虽然她依然还是一个人。班里还是没什么人跟她说话,但也不再对她指手画脚。就连她同桌也不再对她冷嘲热讽,偶尔还会问她一些数学题。

  有天放学后,我在路上闲逛,忽然看见个熟悉的身影。其实陈小年的背影很容易辨认,不是单从她的身型,而是明明脆弱得要命的人,却硬要装出一副我不在乎我没事的骄傲模样。

  本想跑到她身后吓她一跳,不料她突然蹲下身,我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原来是一只流浪猫在咬她的裤腿。

  她习惯地皱了皱眉,而后把小猫抱开,想要继续往前走,不过小猫锲而不舍地咬着她的裤腿。

  “你别跟着我呀,我不能收养你的,懂吗?”

  很显然猫听不懂人话的,它还是缠着她。

  “你跟着我做什么呀?我已经习惯一个人了,不需要有一个陪伴的!

  “你也很孤单吗?可也要学着习惯呀,不然以后有一个先离开了,我们还得重新习惯,那不是一种解脱而是一种折磨……”

    我看到陈小年低下头揉了揉眼眶,突然就停下前进的脚步。我知道她哭了。那个连微笑都要小心翼翼、那个被嘲笑被讽刺、那个总挺着背脊孤单走在形形色色的人群中、那个会被我气得脸颊发红的陈小年,在和一只猫的对话中,哭了。

  我突然觉得左胸口的某个地方钝钝地疼。

  日落西山,路上依然有行人车辆来回奔波着。陈小年直起身体看到伫立在离她不远处的我,愣了愣,转身擦了擦脸,回头凶巴巴冲我喊道:“你在那儿干吗呢?”

  我走近,抱起流浪猫,有些无赖地笑了笑:“陪你一起回家呀。”

 

一个叫陈小年的女孩

  晚上阿浩打球回来时,我正窝在床上闭目养神,阿浩走过来踢了踢我的脚,“别装死尸了,饭都给你打好了。”

  我一骨碌爬起来,问道:“为什么你们都不相信我是喜欢陈小年的呢?”

  阿浩莫名其妙地望了我一眼,笑道:“怎么?连当事人都不相信吗?”

  我有些郁闷地望向窗外,耳边又浮现出陈小年说的话,“林哲,你要怎么玩都没关系,只是别把喜欢呀爱呀这些东西挂在嘴边。不是说我配不上你喜欢之类的,而是我玩不起感情。而且,你对我也可能只是同情而已。”

  我有些烦躁,挠了挠后脑勺,“我又不是白痴,喜欢和同情还分不清楚吗?喜欢就是喜欢呀!”

  “正因为如此才不可信,哪会无缘无故就喜欢一个人的?有相貌有身材还另当别论。一见钟情你们也谈不上呀。”

  “日久生情不行吗?”

  “你们才相处多久?咱们都快要3年了,怎么不见你对我生情呀?”阿浩煞有其事地喊道。

  日子跟着太阳不厌其烦地东升西落,时间日复一日地重复流逝。我和陈小年依然不咸不淡地相处着。我还是喜欢扯她的马尾同她借东西,她有时仍会被我气到脸色铁青发红。偶尔我还会陪她走一段路再返回宿舍,我没再说喜欢她之类的话,她也不排斥我的接近。

  “你知道我脸上的伤疤怎么来的吗?”有一次过红绿灯时,她这样问道。

  我抬眼错愕地看着她,我不是不好奇,只是那可能是连她都不敢回视的过去,我一个局外人又怎能涉足呢?

  “过去的事儿就别提了。”我转过脸,看向红灯。

  “就在那儿,”她伸手指着斑马线,“在那个地方,我的脸受伤留下了伤疤,还有,我妈妈……你不知道那时我有多么叛逆,整天逃学骗爸妈的钱跑去网吧玩。一个下午,我妈不知怎么就知道我又要跑去网吧,她当时就只穿了一双拖鞋,在那么热的天气下追着我跑了几条街,手里还拿着东西。我以为她要打我,就一直跑,准备横闯马路时我妈还拉住我,可你知道我当时怎么做的吗?……呵呵,我竟然甩开她的手,然后,一辆卡车突然失控向我们驶来……你说,怎么就那么狗血呢?后面还有更狗血的呢!我妈……”

  “别说了!”我突然吼道。如她所说,这种事,结果不都一样么。

  有人偏头看我们。这时绿灯刚好亮了,行人们都陆陆续续走开,空气里似乎只能听见陈小年的哽咽声。

  “你说我当时怎么就那么无情呀?她那个下午只是给我送午饭呀,我却以为她是要责罚我,让她追了那么久,还……”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陈小年让脸上的伤疤暴露在空气里了,她是在惩罚自己,也在提醒自己,她曾因为自己的任性失去了一个至爱的亲人。

  “从失去妈妈后,不知怎的嘴巴一空下来就喜欢不停地吃东西,就算吃不下也硬强迫自己吃,以至于有一段时间闻到食物的味道就想吐。可我只是怕,怕妈妈在另一个地方也要担心我有没有吃午饭,她为我付出太多了……我知道有些错误会被时光原谅,但有些不会,我脸上的伤变成了伤疤,心里的伤怕是也要追随一辈子……”

  我转头看向陈小年。她依旧仰着脸,嘴唇紧紧抿着,似乎沉浸在过往里无法自拔。霞光照射在她脸上,连那伤疤也被泪水渲染得分外晶莹闪亮。

  “陈小年,”我说道,“要试着一个人继续往前走,不要再拿过去惩罚自己,要记得边微笑边成长。”

  “嗯。”她突然偏头对我微笑,嘴角扬起的弧度张扬明媚,脸上还有未干的泪痕,然后有更多的泪水从她眼眶流出。她用手臂蒙住眼睛,昂着头,“妈妈,以后我要试着一个人往前走了。”

  红灯亮了。不知哪里来的勇气我走过去一把拉住她的手腕,“陈小年,以后的每个红绿灯,我都陪你一起过……”

     《疯》互动空间:http://user.qzone.qq.com/188737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