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校园文学
龟仙小妞
发布:2013-05-04  作者:  点击:

龟仙小妞

月兮

[]

我一直被自己的天赋异禀道行高深深深折服着,所以当李牧将一坨血肉模糊的东西剁碎了硬塞到我嘴里,哦,不!他可能还没看清我的嘴在哪里就直接糊了我满脸的时候,我仍不敢相信任他摆弄的这只软脚虾就是我。

李牧将他那张恬不知耻的脸凑到我跟前,仔仔细细打量了一遍,笑容怎一个贱字了得,龟兄,你吃呀!

我七窍生烟,恨不得一脚踹翻他!好吧,我不得不承认我是只龟,但怎么说也是龟仙级别的上层人士,而且还是一位裙带飘飘的天仙,被称之为龟兄就算了,居然把一坨酱肉糊到我脸上,还让我吃?我偏不!

我深知人类的凶残冷血,为了防止这二货将我煮了炖汤,我默默地缩回了脖子,忍气吞声。谁让我被打回原形,现在只是一只巴掌大的小绿龟呢?

很显然李牧没打算就这样放过我,他抄起菜刀一把剁在砧板上,刀锋与我脆弱的小龟壳擦肩而过,巨大的震动让我在砧板上晕了好几圈,头昏眼花惊魂未定又听见他邪恶地笑了:不会死了吧?正巧我还没吃过乌龟呢,今天尝尝鲜,哈哈!

我该是造了多大的孽才会落到这种奇葩手里?我不禁为自己的命运多舛悲恸不已,可还是颤巍巍伸出了头。李牧乐呵呵嘲笑我:怎么这么怕死?

想当初我也是天界横行霸道的一枝花,从未受过如此奇耻大辱,我发誓我回归天界之际,就是李牧这禽兽下油锅之时!

趁他去浴室洗澡,我迅速调整状态逃跑,四脚并用狼狈地爬到床沿。眼看就要重获新生了,一只庞然大物突然砸下来,压得我七荤八素差点儿灵魂出窍。随后那压顶泰山居然还扭了几下,差点没把我五脏六腑都给碾出来,好在它终于移开。

我还没来得及喘口气,一声女人的尖叫蓦地炸响在空气中。这比九天玄雷还恐怖的爆发力终于让我系统崩溃,眼前一黑失去知觉。

[]

等我悠悠转醒的时候,又是一阵天旋地转。出现在我眼前的是一个漂亮女人的倒影,不止这个女人,整个房间都是倒过来的。

女人把我倒提在她跟前看了半天,然后哼了一声:牧牧,你怎么养这么丑的一只乌龟?昨天晚上就是它钻到我屁股底下吓我一大跳!

原来昨晚上那庞然大物就是姑娘您的尊臀,我差点吐血而亡而你还活蹦乱跳的,居然恶人先告状!还敢说本天仙丑!

婉月,要爱护小动物!李牧的话感动得我热泪盈眶,差点把他昨天的罪行一笔勾销的时候,又听见他说:虽然丑点,但好歹也是我花十块钱买的。

你才丑,你全家都丑!

转眼到了午餐时间,那二货又将一坨酱肉胡乱抹在我脸上,然后深表歉意地致辞:龟兄,没时间喂你,你自己好好吃。

我连翻白眼的力气也没有,眼睁睁看着他大鱼大肉大快朵颐。好在天无绝人之路,沙发上那堆零食此刻发出万丈光芒,照亮了我饥肠辘辘的肠胃。

我苟延残喘翻山越岭地爬过去,用爪子扒拉扒拉那堆面包薯片巧克力,最终选择了最爱的鸡翅。无奈姑娘我徒有四只小短腿,怎么也弄不开包装。

耳边传来一声轻笑,我转头就看见李牧趴在沙发上饶有兴致地观察我,眼神猥琐而认真。他敲敲我的龟壳,嘴角荡起笑:原来你喜欢吃这个呀!说完帮我撕开包装。

[]

最近赵婉月看我的眼神像刀子似的,我心惊胆颤真害怕哪天她真把我给剁了。

李牧常调侃我是睡者神龟,每天我睁开眼面前都是一道荷包蛋,一小碟牛奶。对面是慢条斯理吃早餐的李牧,他笑:龟兄,早啊!

现代社会果真是靠智慧求生存,我发现自从我对李牧看一整天动画片的恶劣行径忍无可忍,而用龟爪敲打遥控器换到韩剧频道后,待遇上升了不止一个档次。

李牧终于发现本仙势不可挡的灵气,对我有求必应。比如我趴在肯德基宣传单的全家桶图片上,李牧就会立马打订餐电话;再比如我趴在窗台上看外面的世界时,李牧出门必定会把我带上。

很快我就发现他的的居心叵测,他摆出一排数字卡,眼睛贼亮:龟兄,你快算算下期福彩的号码。

原来是等着我帮他发家致富呢,我对着那堆数字看了又看,看了再看,然后,一不小心睡着了……

醒来时李牧那颗翘首企盼的头离我只有一毫米,我和他大眼瞪小眼,他眨了一下眼,酸涩的泪水瞬间滑下来,他委屈地说:龟兄,都两个小时了,你还没算出来吗?

他委屈的样子很好看,睫毛濡湿地黏在一起看起来又浓又密,嘴唇可爱地瘪出一道弧。我暗自呸了一口,越是看着单纯又无害的,背地里越是狠戾,郭玉就是最好的例子!

不知不觉我脑海里又闪过天界终年弥漫的大雾,和雾气里郭玉那张肤瓷若雪的脸。

我在西海无拘无束惯了,即使成了仙也难改本性。所以当所有人都对着一盆金牡丹朝觐时,我偏偏不以为然,不就一盆花吗,趁着夜色我溜进御花园,伸手就把它给拽下来。

霎时金光四射,晃得人睁不开眼,而后光线逐渐消散,柔成一片娇媚的晚霞色。岚气氤氲中我手里的花碎成流光,幻化成一名身着金色宽袍的男子,而我,居然还牵着他的手。

男子不悦地抽回手,斜睨了我一眼,转身离开。在他踏出御花园那一瞬间,所有的光和影都寂灭,百花成灰。

后来我才知道这个男子是花神郭玉,据说那一天,我毁了他一千年道行。

我听后奸笑:一千年道行算什么,本仙把自己赔给他!

[]

赵婉月很不满一只龟在她家耀武扬威,她无数次暗示李牧龟应该养在鱼缸里,吃龟粮晒太阳。好在李牧一直视她为空气,从不理她。

于是我悲惨的生活开始不断挂彩。赵小姐似乎眼睛不太好使,总是一不小心就踩到我,然后再一不小心碾几下,可怜我的小龟壳差点没碎成渣。

这人间真不是龟呆的地方,整天陪吃陪玩还带陪睡,没薪水没休假还没自由,说不准什么时候连命都没了,本天仙真是受够了!

这天趁着李牧大扫除,房间一团糟的时候,我偷偷拽了几袋鸡翅驮在背上,携鸡潜逃。光明就在眼前,面前突然出现一双猩红的高跟鞋。

赵婉月偷偷将我装进包里带回了她房间,夜深了才将我放出来。我看见她嘴角那丝阴冷的笑就料到大事不妙,转身就逃。

龟兄?

我瑟缩了一下,默默地爬。

龟兄,回来,乖……”

继续爬。

老娘说话你听见没有!赵婉月终于爆发了,一记佛山无影脚踢在我龟壳上,我飞出去又弹回来,正巧打在她脸上,只听的一声惨叫。

突然门吱呀一声开了,李牧满脸憔悴:什么声音?婉月你找到龟兄了?

赵婉月悄无声息地踩住我,遮掩着不让李牧看见:没,是……有蟑螂!

[]

幸运的是我活了下来,不幸的是我生不如死。

赵婉月似乎找到了比炖了我或者扔了我更有意思的事,她用绳子拴住我一条腿,衍生出各种乐趣无穷。

好比现在,本仙无辜地被挂在一根杆子上,放在鱼缸中,名曰垂钓。重点是鱼缸里连半滴水都没有,只有一只撒着欢追着我跑的老鼠。我缩在龟壳里瑟瑟发抖,祈祷鼠哥能高抬贵爪。

每餐无一例外是一坨酱肉,隔着鱼缸玻璃赵婉月无害的笑容有些模糊,声音嗡嗡作响:龟兄,不喜欢?可是不吃会饿死哦。

我咬牙切齿诅咒郭玉那小人被五雷轰顶,如果不是他,本天仙怎会落得如此境地。

话说当年我暗恋郭玉到死去活来,每天鞍前马后帮他拔草浇花,我以为他也对我有意思,因为每年只开一朵的万紫千红他送给了我。

那花真的有一万种颜色,色彩像水银般缓缓流动,纵横交叠间绚丽非凡。

我开心坏了,俗话说女追男隔层纱,既然郭大神不好意思,就由小仙来捅破这层窗户纸。

那天我偷喝了一肚子琼浆玉露壮胆,将他堵在了宫殿门口,一脸严肃:郭玉,月老是不是给我们牵红线了?

没啊……”他纳闷地盯着我的眼睛。

我被看得有些心虚,还是厚颜无耻地故作镇定:那为什么我们两情相悦?

“……”

我知道你喜欢我,正好,我也挺看好你的……”

我忘了自己都说了什么,重点是我醒来时自己居然在天牢里。

我入狱之后,平日冷冷清清天牢突然变得人群拥挤川流不息,而且都是来看我的。倒不是本仙人缘有多好,而是他们很好奇天界第一女流氓到底是什么样,居然还敢调戏花神。

是的,我的罪名是偷喝御酒、酒后乱德、外加采花大盗。郭玉告状说我偷了他本来给云霞仙子的万紫千红,还醉酒调戏他。一夜之间四海洪荒都知晓天庭出了个女八戒,我被罚去人间历劫。

[]

没想到赵婉月会精明地发现我和鼠哥在唱双簧,她将我从鱼缸里拉出来,拴在床脚。

听说有人把一只乌龟拿去垫桌腿,几十年后,它还是活的。赵婉月拉着绳子,将我在空中甩成圈。

耳边是呼呼的风声,我头晕目眩中听到她的话,不由地又是一抖。

我噤若寒蝉,想起李牧温暖的被窝、美味的鸡翅;想起他和煦的笑,鸡蛋牛奶的早餐;想起他把我放在膝上看电视,带我出去晒太阳……呜呜……李牧,你快来救我,我再也不逃跑了……

龟兄……”不知过了多久,恍惚间听见有人唤我,是李牧!我一个激灵,他那双熟悉的棉拖鞋就在我跟前移动着,龟兄,你在吗?

龟兄肯定不在我这儿,不然我早就发现了!

李牧迟疑了一会儿,拖鞋转了个方向,似乎要走了。我努力地靠近他,被脚上那根绳束缚着根本够不到。不行,不要走!我急得团团转,突然发现床脚有只玻璃瓶。

李牧迟疑地离开,关门那一刹那,突然听见屋里清脆的一声响。他立马奔进来,一只玻璃瓶骨碌骨碌滚到他脚边。

[]

好香,好多美味的鸡翅,我食指大动,还没来得及开动,一切都成了泡影。李牧焦急的脸逐渐变得清晰,看见我睁开眼,他惊喜万分:龟兄,你醒了?

李牧像是隔了一千年才出现在我面前,我万分委屈:你怎么才来……”

暂停,安静,寂静……

啊!李牧一下子跳起来,指着我叫道:龟兄,你会说话?

我说话了吗?不知道,但肚子饿得厉害,李牧,我想吃鸡翅。声音轻且柔,确实是我在说话。我望了一眼穿衣镜,镜子里一只小绿龟缩在床边,软趴趴的虚弱无力,看来我只是能说话而已。

我以为我会吓坏李牧,没想到他咂咂嘴,兴奋得眯起眼:龟兄,原来你是女的啊!

我感觉我的法力正在一点点蓄积,加上李牧的调养,身体恢复得很快。或许我能说话,是我历劫快结束的征兆。晚上李牧把我放在枕边睡,我和他挨得很近,近到能感受到他的呼吸,这种感觉很踏实。

李牧带我去逛超市,他小心翼翼将我捧在手心,让我自己选东西。我看着满目琳琅的商品,小短腿扒拉着鸡翅、牛奶、冰激凌和小饼干。最后还要了一只叫做阿狸的公仔。

路过服装城,他突然停住脚步,说:龟兄,我给你买条裙子吧?他居然都不问我名字,导致这句话我怎么听怎么不顺耳,我说你以后别叫我龟兄了,叫我篱落。

李牧念叨了半天不知道妖精都穿什么,最后挑了一条纯金色的裙子,这种流光溢彩的金让我想起郭玉,霎时内心一片荒芜。

[]

我每日都跟着织女学织雪锦,逐渐学会把雪白的云织成一只惟妙惟肖的龟,让它在天空游荡,或许李牧会看到的,或许他看到会想起我。

我的手艺日渐精湛,能织出成品的时候,我给管天牢的老神仙织了一件毛大衣。天牢太过阴寒,老神仙总喊冷。那老头子脸笑成了花,他说:篱落仙子去人间一年,倒胜过天界三千,如他哪里知道我跟着织女是因为我们的心都是空的,她的心被牛郎带走了,而我的心在李牧那里。

万紫千红花又开了,郭玉丰神俊逸地轻拈花一朵,递到我眼前。我恨恨地看他一眼,没好气地说:怎么,还嫌害我不够,要再告我一次?

他笑:你怎么就认定是我告发你了?这是误会……”

我懒得听他说,拂袖而去,走了两步又转回来,狠狠踢了他一脚。他吃痛地弯下身,亏得还是个上神,居然不知道躲,我在他报复之前转身就跑。

风里传来他的声音,你想下凡也不是没有办法,但我有一个条件。

是的,我想下凡,想疯了。

那天是很寻常的一天,我伏在李牧腿上看电视,和他有一搭没一搭聊着天。突然门哐当一声被踹开,赵婉月怒气冲冲杀进来,指着我声嘶力竭地吼:李牧,你就是为了这只龟和我分手?

李牧将我轻放在茶几上,去安抚赵婉月:婉月,放手吧,我们根本不适合。

赵婉月忽然冲上来握住我往窗口退去,她将我举得高高的,高到我一伸脖子就能看见窗外车水马龙。李牧吓坏了:婉月,你冷静一点。

我要你和我恋爱,你答应和我恋爱我就放了它!赵婉月一点一点将我伸出窗外,李牧的眼神也一寸一寸暗下去。

这是六楼,底下黑压压的一片,像无尽的深渊。我的心猝不及防地痛了,不知为何,我宁愿摔下去,也不愿他答应。

赵婉月的手指一根根松开,我摇摇欲坠,像是一丝风就能带走这副躯体。好,我答应你!李牧终于妥协,我的心也像是被撕裂开,风雪铺天盖地卷进来,不可遏制的冷。

赵婉月将手收回窗口,李牧急忙紧张地冲过来。突然他一不小心绊到沙发,跌倒在赵婉月身上,赵婉月一个趔趄,手撞到窗棂,瞬间我就被撞飞了出去,陨落如星。

凛冽的风居然平息下来,落地绵软无声,我惊讶地睁开眼,发现自己踩在云朵上,周身缭绕着天界熟悉的薄雾。

莫非本仙所谓的历劫,就这样乌龙地结束了?

[]

郭玉答应助我回凡间,前提是我得听他解释。

其实告发我的不是郭玉,而是云霞仙子,那天我喝高了,根本没注意到暗处还有一个人。

那你怎么不替我辩解?当本仙是白痴啊!

郭玉沉默了一下,唇角勾起一抹笑:因为我也被关进天牢了。他这笑莫名的熟悉,头又是一痛。

废话少说,我要下凡!懒得跟他扯。

郭玉给我吃了一种丹药,我可以像嫦娥一样飞到凡间,但可惜的是我只有一天时间。我走在熟悉的街头,喧嚣热闹让心膨胀起来,想着马上就能见着李牧了,我不由笑了声。哈哈……本天仙这么漂亮,肯定会闪了他的眼。

可是没有人,整座房子人去楼空,我努力寻找着李牧的气息,寻找着他存在的蛛丝马迹。我忘了,我在天上那么久,人间不知过了多少年,李牧他最终还是不要我了。

躺在床上,把自己嵌在以前常睡的位置,那时候只要侧过脸就能看见他安静的睡颜,如今的空旷让人不知不觉眼泪湿了眼。

门突然吱呀一声开了。李牧!我欣喜地坐起来,却发现是小女孩。

她看见我很惊讶:你是谁?怎么会在这里?

我问她:以前住在这儿的人呢?我是来找他的。

你是说叔叔吗?她歪着头想了想,死了,我妈妈说他为了一只乌龟跳楼自杀了。

你妈妈?

嗯。我妈妈以前也住这,她常带着我来这儿祭奠以前住这里的叔叔。她叫赵婉月,姐姐你认识吗?

[]

不知过了多久,黑暗一点一点侵蚀这个世界。

龟兄……”我瞪着眼,周围空荡荡的,是错觉。

龟兄……”又是一声,我叹一口气,突然猝不及防的被从背后拥住。

他下巴抵住我的头,温软的声音在我耳边呢喃:想我没?

我泪如雨下,转过身拥住他,却在下一秒如坠冰窖:郭玉,你……”

他无耻地打量我:嗯嗯,不错,其实我也挺想你的。

我一脚将他踹下床,哭得声嘶力竭:你这个混蛋,流氓,无耻之徒!李牧都没了,他不要我了,都怪你,这么晚才让我下凡!你给我滚!

他一脸汗颜:你怎么就不听我解释,都给你说了当时我也在天牢呢。为了给你说情,我可是陪你一起下凡历劫来了。整天累死累活伺候你,你居然翻脸不认人。

你给我滚……滚回来!你刚说什么?一起历劫?简直不可置信!

龟兄,不带你这样忘恩负义的。郭玉坐在窗台上,宽大的袖袍被风吹得猎猎作响,仙风道骨的样子让人忍不住想砍了他!

郭玉你个混蛋!你居然敢耍我!

哎,你别发飙啊……当初你说得对,月老还真为我们牵红线了!

《疯》互动空间:http://user.qzone.qq.com/188737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