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版
丑女殷离:天涯思君不见君
发布:2014-07-09  作者:洋困困  点击:

智商与情商双低,还没脸,真是一件悲伤的事情。于是,殷离存在的价值,好像就剩下痴情这一点了——痴情就算了,偏偏还是个偏执的情种。

丑女殷离:天涯思君不见君

洋困困

(本文选自《疯狂阅读·中版》2014年7-8月号)

武侠小说不能缺美女,武侠小说若是没有美女相伴,就像言情小说少了冷漠忧郁无所谓的花泽类——完全让读者生无可恋了。

金庸喜欢写美女,描写女子容貌时,他笔下的形容词犹如奔腾江水沸,翻来覆去,完全收不住势,主角配角虽不尽是绝色美人,但大都有着令人断句无能的美貌。如果能用插图代替文字,他简直恨不得分分钟画给你看。

小龙女是秀美绝伦、清丽无伦、容色秀美、秀丽绝俗、艳极无双、玉颜娇丽、风致嫣然、如异花初胎美玉生晕、明艳无伦、秀丽娇美,木婉清是媚眼流波、肌肤晶莹如玉皓白如雪有如玉承明珠花凝晓露又如新月清晕花树堆雪、容光艳色、秀丽绝俗、娇美不可名状,穆念慈则是花一般的闺女、生得美貌俏丽世上罕有、容色娟好、明眸皓齿、玉立亭亭、眼波流动、天然丽色、楚楚可怜的绝色美女。

显然,一目十行地看完,记不住一个词。但感受必然是有的,那就是美惨了。

可我喜欢的却偏偏是丑女殷离。

张无忌在花一般的青年时期,与四个女人纠缠不清,除去殷离,其他三女皆是美惨了。而四女相比,殷离真是应该夹着尾巴跑掉算了。

论容貌,她因为练功而凹凸黝黑的肿脸,自是与赵敏、周芷若以及小昭的美貌不能比。

性格呢,最阴晴不定的就是她了,上一秒还谈笑风生,下一秒突然怒气腾腾;上一秒还楚楚可怜忆童年,下一秒突然上来噼里啪啦一顿巴掌。

不仅是内在美与外在美都不沾边儿,行走江湖的本事她也学得不到家。赵敏聪明狡黠得没边儿,周芷若黑化之后可谓智勇双全,哪怕是最单纯可爱的小昭也懂得以八卦之术排兵布阵,帮无忌哥哥牢守后方;殷离的“千蛛万毒手”听起来很厉害,可惜整本书里,这门武功的杀伤力只表现在三处,其一是戳了一棵树,其二是戳疼了一个因为受伤而没躲开的人,其三就是让她自己毁容了。

智商与情商双低,还没脸,真是一件悲伤的事情。于是,殷离存在的价值,好像就剩下痴情这一点了——痴情就算了,偏偏还是个偏执的情种。

殷离不似小昭,像个邻家妹妹惹人疼爱;也不如黑化前的周芷若,总是一副温柔体贴识大体的模样。她说话做事,明明是一副自私蛮横惹人厌的样子,却又记得周姐姐在西域对她的照顾,感激阿牛哥哥对她的好,在不得不与谢逊过招时,她小心地用手帕包好手指,以免他为自己的毒气所伤。

她不是个好人,也不屑做人要良善的言论,她认为只有害人的时候才快活。她练“千蛛万毒手”就是为了害人,她师傅金花婆婆更是杀人如麻。可她真正害人,却都是为了别人。一次是为亲妈出头,杀了二娘;一次是为曾阿牛出气,杀了朱九真。

她不是个温柔的人,总是阴晴不定,恶声恶气。面对曾阿牛,不是威胁要戳瞎他眼睛,就是恐吓说要在他身上捅三个透明窟窿,但终究也只是说说罢了。在雪地里初遇受伤的曾阿牛时,她拿饼给他吃;大怒离去三天后,又带了烧鸡与羊腿来。两人一起出逃时,她背着受伤的他四处躲避,将舍不得吃的雪鸡给他吃,在灭绝师太追来时将他护在身后,自己却落得被灭绝师太折断手腕远远摔出的下场。

她对曾阿牛是好的。若论对人好,或出于爱,或出于怜悯,或出于善意。殷离就属于这最后一种。所以明明该是个歹毒的设定,却不小心跑偏了道儿。

对殷离最好的人,其实就是她妈了,可惜为了护她自杀身亡。她杀了自个儿老爸的爱妾,所以她老爸一心只想逮她来抵命;金花婆婆虽从她老爸的掌下救了她,也不过是顺手罢了,当她于己有碍时,杀她如杀一条狗。

 “你要到哪儿去?”

 “我也不知道,世界很大,东面走走,西面走走。只要不碰到我爹爹和哥哥,也没什么。”

这才是生无可恋,可是好像总要有个活下去的理由,于是蝴蝶谷的那个小鬼,就成了她的生之信仰。说是幻想也罢,说是执念也好,可她就是一见倾心,寻遍天涯也只为他。这真正是一见误终生。即使六年后遇到的曾阿牛,向她坦诚自己就是张无忌,她也只是摇头微笑。

 “张无忌陡地领会,原来她真正所爱的,乃是她心中所想象的张无忌,是她记忆中在蝴蝶谷所遇上的张无忌,那个打她咬她、倔强凶狠的张无忌,却不是眼前这个真正的张无忌,不是这个长大了的、待人仁恕宽厚的张无忌。”

曾阿牛是真正的张无忌,可这个张无忌也不是那小鬼啊。

“你不是他啊……不是他……”

所以,最终她又落下一个疯疯癫癫的罪名。

初遇真是一件有趣的事情,于有些人来说是噩梦,于有些人来说就是一生。

她初遇到他时,还是个神清骨秀、相貌美丽的小女孩呢。

他初遇到她时,也算个英俊文秀、讨人喜爱的臭小鬼呢。

金庸喜欢诗经,引用也是极妙。

最经典的便是程英遇到杨过之后,那句“既见君子,云胡不喜”。含羞带怯地撕了写、写了撕,满地的碎纸片,反反复复、颠来倒去都是这句诗。

最柔情的该是月光下胡斐与苗若兰的对诗。他情不自禁地念“宜言饮酒,与子偕老”,她仰头看他,轻声对一句“琴瑟在御,莫不静好”。

殷离这性子,配不了太唯美的诗词,在我看来,《郑风》中的《狡童》,倒是适合她。

彼狡童兮,不与我言兮。维子之故,使我不能餐兮。

彼狡童兮,不与我食兮。维子之故,使我不能息兮。

“阿牛哥哥,你不懂的。在西域大漠之中,你与我同生共死,在那海外小岛之上,你对我仁至义尽。你是个好人。不过我对你说过,我的心早就给了那个张无忌啦。我要寻他去。我若是寻到了他,你说他还会打我、骂我、咬我吗?”

你这个漂亮的坏家伙,不和我说话。

因为你的原因,我都茶饭不思啊。

你这个漂亮的坏家伙,不与我一起吃饭。

因为你的原因,我都辗转难眠啊。

“他(张无忌)知道殷离这一生,永远会记着蝴蝶谷中那个一身狠劲的少年,她是要去找寻他。她自然找不到,但也可以说,她早已寻到了,因为那个少年早就藏在她的心底。”

从此便同郭襄一样,浪迹天涯去寻一个遍寻不着的人。

你这个坏家伙,你在哪里呢?

在你心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