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风尚
那谁,我们在哪见过
发布:2014-07-09  作者:镰足  点击:

那谁,我们在哪见过

镰足

(本文选自《青春风·成长风尚》2014年7-8月号)

低潮期

那个黑白颠倒的雨天,小索自始至终蜷缩在房间里,目光涣散地刷新网页。有人在贴吧发了个讨论帖,主题是:能够让你顿觉幸福的瞬间……小索拉着网页逐条逐条看过去,很多人表示,一个人去吃顿好的,菜上齐后举起手机拍照的瞬间最幸福。也有人坚定不移地认为,通宵玩游戏闯关,在黎明破晓前把最终关卡的BOSS解决掉,也非常幸福。

我们总是那样肤浅,为了生活中任何毫无意义的瞬间而欣喜不已。到最后任何一个说不通的理由都能感动我们自己。小索也一样。换作两三年前她才不会通宵逛贴吧刷微博,更不会看到无聊到极致的主题后联想到自己。

小索也有属于自己的肤浅幸福。那就是——暴雨的清晨,捧一杯抹茶上网。只要一想到上班族带着一脸咒骂的表情,灰溜溜去挤地铁和公交,最后还要举步维艰地走上一段路,手里的伞被台风刮得变形,她就立刻觉悟失业也有失业的好处,心底浮现出一小块温暖的、满足的感动。

幸灾乐祸一直是人能够活下来、度过低潮期的有效办法之一。

今天又刮台风,小索开始期待马上到来的淘宝秒杀活动。八点整,小索眼疾手快地拍下两包红枣以及一条丝巾,价格都是振奋人心的十块钱。

不用解释,购物是小索除开用幸灾乐祸的另一法宝。拍下那两件东西后,小索全身的细胞似乎都愉悦起来。她跑去浴室里整理了下头发,决定花半个小时泡在浴缸里满血复活。

小索另一个开心法宝是泡澡,水是温柔的绸缎,裹住身体,删除老去的细胞,以及老去的、不愉快的记忆。

跳楼机

三天后小索收到红枣和丝巾。其中一包红枣被立刻炖成甜品。等待的间隙小索拆开丝巾包裹,她愤怒地发现店家辜负了她的期待。图片上的丝巾是松绿色的,但现在俨然是散发着馊味的鸡屎绿。小索找到店主,开始和店主据理力争,她放话:这种款式的丝巾给我老家八十岁的外婆,她都会嫌弃。你好意思放到网上来秒杀么?

店主是个男人。他说:抱歉,我只是用了下美图秀秀。

小索不依不饶地回答,这是欺诈,你这是在侮辱我的审美。

总有一些人很空,他们可以从上午吵到傍晚,吵到连自己都会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来。房里黑乎乎的,小索揭开电饭锅用大饭勺喝红枣银耳汤。她亟须补充能量,然后迅速归位到战斗状态,像机关枪一样地发射着对这条丝巾的不满。

那个店主也很无辜,他需要用一下午的时间安抚情绪失控的少女。很明显他做了很多无用功,他的解释和安抚在小索看来都是狡辩。

这是唯一让小索感到充实的夜晚。她已经很久没和任何人聊天。但意外发生了,房间的日光灯坏了,键盘在荧光屏暗蓝的光线下模糊不清。原本气势汹汹的指责因为打错了而漏洞百出,毫无力量。

“你是存心来捣乱的吧?!”

听到这句话,小索愣了一下,旋即伏在键盘上不可遏止地哭起来。

两个月前,小索和男友在餐厅里吃饭。男友想让小索跟着自己去北方发展,但她不愿意。小索热爱这个南方城市,更爱这城市骨子里的文艺和一意孤行,所以她是不会离开那里的。她说:“你死心吧。”然后埋头啃那份味道很糟糕的牛排。

最后他们开始争吵,男人甩下一句话,你是存心来捣乱的吧?再见。

再见,是刺入恋人心中的剑。小索抬头假装镇定地看了对方一眼,说好吧。然后骄傲地走出餐厅。十分钟后她用电话骚扰了宿舍里3个好姐妹,眼泪已经开始横流。她需要一个倾诉的对象。

但所有人都这样回答她:“对不起啊小索,我正和男朋友一起呢。等下我再打给你。”

那个下午小索独自去新建的欢乐谷,一个人彪悍地坐上了跳楼机。高速下坠的时候,她依旧能感受到四处逃散的眼泪。它们那么真实。

小索一度认为分手只是气话,但他确实从她的世界里消失了。

小红人

几天后的一个傍晚,小索准备把丝巾送给水果店的大妈。

这是她第一次走进那家店,店里很安静,水果们亮晶晶的很诱人。小索出来是为了买庆祝胜利的果实的。那晚注定是个喧闹繁杂的夜,小索火力全开,和那个店主气吞山河地开吵,最后各自撕破脸皮,丧失理智和逻辑。战火燃烧到微博,殃及一大拨无辜的观众。

小索拍了几张丝巾的照片传到微博,又截取店主的狡辩。最后她如此总结:绝对不能让审美如此差,人品更加烂的人做淘宝店主!但很快有留言说:我觉得挺美的啊。

这个世界怎么会有那么多审美扭曲的女生?小索为此痛心疾首,她多么想钻进对方的电脑,从屏幕里探出身子用一个耳光打醒对方。

——喂,你的审美是错误的!

后来小索断定那是店主的马甲。她急中生智地@了几十个好友。她希望能有几个人站出来大声说“这真的丑爆了好吗?完全是糊弄人的”,以结束这场毫无意义的战争。

说实话本来这场闹剧很快就可以收场的,因为微博上每天都会发生大量惊爆眼球的事件,可怜的汪峰绞尽脑汁都没能上头条,更别提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但偏偏人群中有个好事者转发了这条微博,于是很多人看到了,转发给更多的人。大家都那样无聊,像蚂蚁群一样朝着蜂蜜湿漉漉的芬芳浩浩荡荡地奔赴过去。

转发的是个所谓的网络红人,拥有十多万粉丝,当然很有可能98%都是僵尸粉。

他说:认为这颜色不错的姑娘们在哪里?

很快拥趸们蜂拥而至,“我就觉得不错啊”“其实这种颜色很考验气质”。看到这样的答复,小索只能粗鲁地啐一口以解心头之恨。鸡屎绿,是应该被消灭的奇怪颜色。

半小时后红人终于发布了一条大快人心的微博,说不错的姑娘取关吧。

第二天小索就跑到水果店挑选最贵的水果。她要庆祝这场迟到的胜利。对了……还要庆祝认识了土豆。

彻夜失眠并不是毫无意义,小索和土豆聊了个通宵。她一直在兴奋地想,天呐土豆居然是我230个粉丝里的一个,而我居然一直没有发现。

 

认识土豆让她开始尝试过正常的生活,去菜市场,回来做一顿沙拉。土豆说过,最近鸡肉不太安全,所以她改用明虾和飞鱼子。

大改造

几天后小索看到大妈戴着丝巾和几个邻居拉家常,邻居们纷纷赞叹这条丝巾的与众不同。小索总算明白为什么店里再丑、再土得掉渣的衣服都能卖出去了。其实那不能怪她们,有些东西是天生的,就好比血液里始终流淌着一成不变的基因。最佳的例子就是很多女生偏会爱上人渣,还死心塌地一辈子。

这样的念想让整个世界都变得不太好。

这天,小索百无聊赖中看了眼土豆的微博头像:高挺鼻梁,洁白牙齿,是教科书般的英俊男生。只是……有什么东西令小索觉得熟悉,那就是左眼下面那两颗淡淡的痣。她总觉得在哪里看到过。冥思苦想很久后她发一条私信给土豆,请问你是A大的吗?

对方回答是。

是自动化系的吗?可是……你以前好像不是长这样的。

小索想起卓扬。他总是沉默寡言地出现在她身边,看起来瘦弱,除此以外面容模糊。

秋天时小索决定和土豆见面,其实小索想弄清楚卓扬为什么要帮自己。卓扬说,你家远,我过来吧,小索嘴角抽搐了一下:我楼下可是有保安的,如果你对我图谋不轨,他们会揍你。

还没被保安揍,小索就揍了他一拳,“卓扬,你……整容了?”

卓扬喷饭。女生们会为对象改造自己,男生也会。小索自然不知道,大二的夏天卓扬从冗长的午睡里惊醒,发现宿舍已空无一人,他就那样错过了六级考试。大风刮过,从上铺飞下一张照片。照片里女孩穿着连衣裙,笑容清脆。他知道那是阿松的女朋友,可就是忍不住动了心。

后来阿松请教过他,“我们学校附近哪家的抹茶饼干好吃……女生真是烦死了,吃个点心要求还那么多!”当时他还一家家买来试吃,选出最好的两家给阿松参考。

一辈子

会成为网络红人,是因为卓扬在微博以土豆之名写了许多关于爱慕一个姑娘的故事,某一天阴差阳错就火了。人一旦受到关注就会变得自信,自信可以摧毁陈旧的自我。他从内到外改造了自己。

曾经远远看着她,这样的距离最安全。但现在卓扬决定做一件年轻人爱做的事情。

那就是——向小索表白。

3·13是小索的生日。在节日前一天生日还形单影只,看起来特别像一条游魂。小索决定为自己找一份新工作。去面试要坐18个站,小索在闹哄哄的地铁车厢里点进土豆的微博,发现背景已经换成了她大学时代那张老照片。

这一吓非同小可,小索把土豆的微博从头翻个遍。她发现,原来卓扬写了那么多关于她的点滴。在单薄而漫长的青春岁月里,她将目光聚焦在前男友身上,从不曾回头看看自己的背后。

换乘的时候,她发现卓扬更新了:“一辈子有多长?一旦有了爱就不长。那时候你不会想跳楼也不会想整容。爱让人渴望再活五百年。姑娘25岁生日快乐,愿从此你的人生,都开大。”

从前的小索只想像鸵鸟那样活着,找个沙堆把自己深深埋起来,这样就再不会受伤。可这一刻,小索的心跳变得有点慌。地铁信号有点不给力,但她还是决定给卓扬打个电话。

可能明天的白色情人节,两个孤单的人会牵手去看一场不太孤单的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