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校园文学
北冰洋吹来的热风
发布:2014-07-10  作者:镰足  点击:

(本文选自《青春风·青春校园文学》2014年7-8月号)

17岁生日那天,克由在空间写了这样一句话。

——20岁一定要和喜欢的人一起去北欧,去看看那里的海鸥和火山。

写完那句话,克由关掉电扇,喝完杯子里的最后一口水,任由外面的热浪鲸吞着好不容易得来的清凉。克由在等一个回复,在五分钟里她坐成一个佛像。很快回复像蚂蚁一样成群结队出现了,蚂蚁们迅速找到蜜糖,交头接耳告诉伙伴。她们一个个留下了踪影,以及不怀好意的评论。

“克由,生日快乐。又老一岁了喔。”

“请客吃饭!我要吃龙华路上那家甜品店!苍梧路上的那家拉面店!”

“去北欧的机票很贵啊……还有火山很危险的啊,克由你的愿望真奇怪。”

“前提是先要找到一个……”

那些回复里面始终没有出现星野。那个擅长打羽毛球和做焦糖布丁的男生。最后克由失落地站起来,合上笔记本电脑,开始用一根橡皮筋扎头发,左拧右拧绑成一颗巨大的绒球。

下午四点的光景,暑假开始的第一天。她开门出去,楼道里充斥着西瓜的气味,清甜过度到酸腐的味道。外面依旧很热,热浪随时可以将女生雪白的皮肤晒红。走到临街,空气里开始泛滥烤鸭和皂粉的味道。克由开始想念每年一度的台风。

台风可以掐灭一切光线和温度。

台风可以召唤无穷无尽的暴雨,让整个城市变成像岛一样的存在。

克由还记得初中时,暑假只能一个人待在家里看书,书很旧很无聊,她就跑去上高中的姐姐的房间搜罗。她的书架上有很多爱情小说,克由拿一本下来,读几句发现那些句子很作很酸,但细细一想也有点道理。但是,她始终没有能把一本书一口气读完的才能。往往几分钟后她就丢掉书跑去阳台看外面的世界。

因为暴雨,街道变得神秘而危险。

大车小车像昆虫一样溺毙在水里,一动不动,车灯像翻动的白眼,涌出的眼泪被咸味的雨水吞并。行人撑着伞,一脸快要支撑不住散架的痛苦表情。这种场景让克由联想到世界末日。所谓世界末日,也就是举着伞举步维艰吧。

更加糟糕一点的是,夏日的短裙被暴戾的气浪掀起,然后一直暗恋着的男生就在后面不远处。

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世界末日。

克由觉得很好笑,眼前的城市如此陌生,又这样熟悉,位于三楼的位置让她享尽天时地利,可以看清一切动向。包括包子铺被狂风吹走的馒头,少女因为惊雷而不慎掉落到水里的手机,以及……突然出现的星野。

“喂,下来玩啊。”他仰脸朝她喊。

街道全是积水,很多人拿着网兜抓鱼。克由很想下去,但是门被反锁着,她打电话给在咖啡店约会的姐姐,“回家帮我开开门好不好?”

“什么……克由你说什么?啊,我这里信号不好,什么都听不见!”然后电话挂断了。好几次都是这样。

“不行。今天不能陪你去打羽毛球了。”她朝着楼下那张兴致勃勃的脸喊。

事实上克由没有打羽毛球的天赋,明明看着一颗羽毛球像白色的鸟一样飞过来了,却硬生生地漏拍,坠落地表。这样的情况一多,星野就要发飙了。

“喂喂,克由你到底有没有在用心打啊?”

后来,星野似乎再也不愿意喊克由去体育馆了,因为一旦刮风下雨,她就会被反锁在家里。他选择喊他同桌去厮杀,同桌是个体格健壮的男生,有着用不完的力气。但就算这样他也不是星野的对手。每次厮杀几局后,原本气势汹汹的同桌就会败下阵来。

“哎哟不行了。星野你怎么会那么厉害,你干脆去校队打啊。”

然后,星野就真的进了校队。

听说他和教练杀成了平手。那场比赛吸引了众多女生前来围观,克由也在其中。她有点搞不清楚,大家都怎么了,为什么会为这场比赛如此狂热。星野不知不觉间已经变成了一个身材高挑的男生,剑眉星目配上精神短发,简直人见人爱。

在克由眼里,星野还是以前那个星野。还是那个十岁时认识的小男生,小男生一口气吃下六个焦糖布丁,那是克由第一次制作的甜品。妈妈和姐姐吃一口后很嫌弃地扔掉了,连说克由你还是不要做了,浪费材料。

“要人老命喔。”

但星野一口气吃完了不是么。

他说:“其实吧,还不错,就是里面不应该放盐而是糖。”说完还对克由笑一笑。

那个笑容克由一直记得。

隐藏在笑容里的讯息是:以后我来做吧,我做给你吃。但愚钝的少女是无法解读出的。

 

十七岁的生日似乎微不足道。它只是一个黯淡的点,湮没在时间的长河里发不出光。妈妈送她一条浅绿色裙子。姐姐的生日礼物有点随意,她说,好吧原来你已经十七岁了,我送你的礼物就是……那些爱情小说。所以你可以去随意翻阅了!一副很大方的样子。

克由在心里埋汰,嘁谁稀罕,你那点破书我早就翻烂了。

其实克由想去旅游,想去一个遥远的国度看一看。克由爱看纪录片,纪录片里有沉默的飞鸟,它们携带植物种子翻山越岭,去那荒芜的雪山背后的城市。于是就有了沉默的小麦,小麦成熟后很可爱羞涩,它们很乐意被碾成面粉。

随后,面粉制作出新鲜的面包。面包上涂点果酱,就变得和少女一样美妙酸甜。

此外她还看电影,有一部叫《海鸥食堂》,里面有个奇怪的日本女人在芬兰小镇开了一家餐厅,还有个人闭上眼睛对着世界地图指一指,正好指到了芬兰。然后她买机票飞去了那里。

看完这部电影十几遍,克由就对芬兰感兴趣了,她很想去那里。

据说那里的海鸥不怕人,它们会抢走你手里的食物,还会扭头嘲笑。海鸥呢,其实是很稀松平常的鸟,只要有海的地方就能看到它的踪影。只是人们都不知道,它伸开翅膀大概有两米多。是很豪放的鸟,而不是想象中那么纤弱。

话题转回那天的四点。克由出门,漫无目的地在街道游走。路上她碰见一个男孩牵着一只小小的狗,狗不听他的话,一直赖着不肯往前走。然后他打了个电话,开着外放郁闷地说,“不行啊,你的狗不听我的话。”

电话里传来女生甜美的声音。

“你哄哄它好了呀。黑子很乖的。”

所以,这是一只名叫黑子的纯白色小狗吗?

克由走上去,情不自禁地伸手抚摸小狗的脑袋,小狗似乎很喜欢她,开始温顺地打滚,欢快地摇着尾巴。看出来它很享受这种温柔的举动,也很享受少女纤细的手指。

“我帮你牵回家吧。”她对男生说。

于是在那天,克由认识了同校同年级的叶航。可以说是小狗让他们认识。事实上克由对眼前这个爱笑的男生也有着模糊的印象,因为叶航也是校羽毛球队的队员。

有时候克由下课后去羽毛球馆看星野训练,眼角的余光就会扫到叶航。但克由眼里只容得下星野,所以扫到就扫到,无关紧要,下一秒就会迅速离开。于是,几乎每天都会在训练馆里碰见的人,到头来还是完全陌生的关系。

人生的际遇真是奇妙。

那天克由一路牵着小狗往前奔跑,原本郁结的心情变得出奇地好,毕竟女孩子都喜欢那种毛茸茸的小动物。路人都停下来侧——飞奔而飘起的浅绿裙子,在后面上蹿下跳的一团白色,以及,忍不住掏出手机拍了几张照片的英俊男生。

所有人都会觉得:哦这是对刚陷入热恋的学生情侣吧。

然后他们也开始回想自己的读书生涯,展开热烈而幸福的,无边无际的联想。

所以当门打开时,他们同样被小圆误会就不足为奇了。小圆就是刚在电话里说话的女生。在她年轻的脸上,原本的笑意迅速被诧异和猜疑覆盖。那天小圆穿着简单的粉色背心和白色短裤,露出好看的锁骨。头发刚洗完,就那样湿漉漉地披在肩膀。

那样的小圆让克由自叹不如。

她在内心发出由衷的赞叹,“天呐,这女孩真好看。”

所以真正漂亮的女孩,绝对不是那种艳光四射,让很多男生迷恋的高冷女生,而是让争强好斗,眼里容不下砂的同性也觉得很美好的那种。那种女生天生有一种魅力,让人特别想去保护她。小圆就是那种女孩。

然后小圆质问,“她是谁?”

“是……是雷锋!”叶航支吾半天找不到合适说法,于是抓耳挠腮说了这么句。

“什么?!”

所有人都笑了起来。

 

暑假的第六天,克由和星野见面。他们在一家常去的茶馆喝茶。茶馆里冷气开得很足,皮肤涌起细细密密的鸡皮疙瘩。四周都是头发快要掉光的老头子。

年轻的男孩女孩怎么会喜欢喝茶呢,喝茶太浪费时间和精力。他们选在这里见面仅仅只有一个理由:这家店是星野的爷爷开的。

克由不喜欢喝茶,茶太苦,但茶点很好吃。这里的茶点很健康,不像蛋糕店的蛋糕,看起来精致美好,其实充斥着劣质的人造奶油和植物脂末。克由爱吃这里的绿茶糕和甘露酥。冰凉的绿茶糕,刚刚出炉的暖暖的酥饼,一口冰冻,一口热气腾腾,那样的感觉实在太好。

然后他们开始聊天。

克由问他,生日那天他怎么没有留言祝贺。

星野回答,只有女孩子才会在意这些。

“我那天约别人打羽毛球去了。”

“那你至少送我一样生日礼物吧?”

“你要什么?我去买给你。”

“嘁,真没诚意。”

但其实,星野压根就是守在电脑前,足足守了一个小时。星野做的,无非是不断刷新着空间首页,在他心里有早就准备好的一段话,像吸水膨胀、见光生长的植物种子,已经抽出几片叶子,再不说就要膨胀、爆破掉了。但当克由真的发布了那条信息后。他的心脏猛地抽搐了下。那句话瞬间萎缩成最渺小的种子,重新回到腹腔,在那幽暗的环境下蓄势待发。

他敲打着键盘……写两句,删掉一句,反复修改。最后,干脆把所有的话删掉。

星野的纠结是克由看不到的。

克由抱怨,“你最近老是不喊我打羽毛球,我的水平都倒退了。”

“请问你还有倒退的余地吗?和你打的话,你不允许我扣杀,不让我吊球,那样有什么意思啊?”

“跑得气喘吁吁,摔倒,擦破一块皮,流血……只为救一个球,就很有意思吗?”

对话中断了。

爷爷把握住时机,端着两杯焦糖布丁放到桌子上。

“克由,吃这个。星野上午做的哦。”

看得出来爷爷是喜欢眼前这个像春天般明媚的女孩的。他爱看到她的笑容,所以常常和她开玩笑,“我们家星野很帅吧?在学校很受女生欢迎吧?”

克由想了想,觉得爷爷很逗,但她还是点点头,然后继续吃布丁。布丁的味道很好,湿润、甜美,还有一点焦糖带来的苦涩,就像初吻。

“他是遗传了我的优点啊。”爷爷站起来,准备去拿老照片,以证实自己没有说谎。然后星野粗暴地制止了他,“那边又来一桌客人了!你快去忙吧。”

就那样在茶馆里浪费掉无所事事的半天,克由有点困了。她连说不行了不行了我要回家睡觉。

“要不要我送你?”

“不用啊,就十分钟的路。”

“不行,不能拒绝。”态度似乎很强硬。

克由觉得好气又好笑,既然是这样,那你还询问个什么劲啊。直接站起来说“我送你回家”就好了呀。

不过,本来就不应该去试图理解男生的心态,他们都是一根筋的生物,常常做出匪夷所思的事一点不奇怪。就好比男生也始终看不懂女生们的友情,好像不演出点宫廷剧的曲里拐弯的情节就不罢休一样。

 

被星野撞见和叶航一起去打羽毛球,是暑假过去一半的时候。

在那之前,她和星野也约见打了几次。克由照例打得意兴阑珊,看着球像白鸟一样飞过来,蹦蹦跳跳拿球拍去接。看到那种速度快的,角度略刁钻的,距离自己两米开外的……一例放弃。

那时台风已经开始频频登录,于是,外面刮风下雨,里面春意盎然。

其实克由愈发不喜欢打羽毛球了,她只是希望能和星野待在一起。就那么一会也好。她最喜欢的是中途短暂的休息时间,她可以从包里拿出精心准备的运动饮料,轻描淡写地递过去。以及,最后他护送自己回家的那段时光。

雨一直保持着温柔密集的形态,她会看到男生的肩膀已经被打湿,伞下的世界很温暖,伞面上的星空图案也似乎逼真起来。闪耀、熄灭;旋转、静止。

然后,她可以说点很冷的笑话,可以撒娇说什么时候再做焦糖布丁给我吃啊。

对方会一脸黑线地回答,你吃太多甜食了,你不怕发胖吗?

但是某一次结束后,星野说,下次不和你打了。和你打感觉在虐小号,完全没意思。我还是去找队里的那些人练一下好了。所以今天你一个人回家吧。

好像有一扇门被关掉了,原本还有光线从那里溢进来,现在,它们全部死掉了。

那之后,克由又开始看那些纪录片,看鸟的迁徙,看我们每一日的面包,看南极帝企鹅日记。她陷在沙发上,昏昏欲睡,好像一头鲸鱼慢慢慢慢沉入海底。然后在睡意浓烈发酵的下午,她接到了叶航的电话。

她跑下楼,看到叶航就站在不远处的便利店门口,朝着她笑。他的笑真是灿烂啊,几乎照亮了沿街的那排小店,也赶走了连日阴霾和雨水带来的潮湿气息。

“你怎么知道我住这里?怎么知道我电话的?”

“打听下不就有了吗。路过就打你电话了……你有没有空?”

他们跑进便利店买冰冻的可乐,开始闲聊。和星野不一样,叶航是个绅士,他不会打断克由的话题,哪怕那些话很无聊很幼稚,他也会带着笑意听完。但是,总感觉有什么不一样,令克由很不习惯。她还是喜欢星野对她说话的态度,一点点野蛮,一点点冲动。

他总说,你这样是不对的。

还说,你不能再吃布丁了。

最后又说,你不知道欧洲很混乱吗?不知道芬兰很冷吗?用很愤怒的口吻。

“我就不能夏天去吗?真是死脑筋。”克由想。

叶航问克由暑假都在干些什么,她说,什么事情也没干,很久不去打羽毛球,手脚都变得不灵活了。

“为什么不让星野教你呢?”

“他嫌我太笨了。”

叶航说,这样吧,我教你,虽然我的水平没星野那么好,但是做个合格的教练还是没问题的。就当是你搞定小狗的谢礼。

然后他们一起去了羽毛球馆。一切都来得水到渠成。不得不说叶航确实是个合格的教练,他会言传身教,不像星野那样只会大吼大叫,跑起来,回击要用手腕的力量,扑过去接。他的身体靠得太近,以至于克由都能闻到他汗衫散发出来的肥皂味道。很不凑巧,那天星野也在,他从更衣室出来,看到了那一幕。

他没有跑过去质问,克由你不是讨厌打羽毛球吗?

他只是静静地走开,当没看见。

 

暑假终于结束了,台风也在人们的视野里消失。温度再次疯狂飙升。

开学第一天,放学后星野在教室门口等着克由。班里很多女生都红着脸经过他身边,然后议论纷纷。他剪了新的发型,穿着白衬衫的样子总是那样引人注目。

“干什么?”克由走过去问。

“晚上去我爷爷的茶馆吃饭吧。”

“那里……有饭吃吗?”

“笨……是我做给你吃啊。”

“今天怎么搞的?”

克由装作很诧异的样子,但还是乖乖跟着星野走了。

在茶馆里,爷爷端着茶点走过来打招呼,哎哟是小克由哦,好久没见到啦,快来尝尝我新开发的茶点。

克由点头笑笑,有礼貌地回答,对不起了爷爷,我要留着肚子吃星野做的晚餐。

结果晚餐是一碗奇怪的面,以及一大盆色拉。

“快吃吧。”星野指指那碗面。

克由吃一口红色的肉,味道很鲜美,问,这是什么?

“驯鹿肉。芬兰人最常吃的肉。”

原来这是一顿芬兰口味的中式晚餐。这混搭让克由联想到那只叫黑子的小白狗。面里除了驯鹿肉,还有鱼肉,新鲜的蘑菇和野果。那些食材都是星野从网上买来的。买那些食材很令星野头痛,毕竟,芬兰很遥远,所以食物的运费非常昂贵。他做了半个月的羽毛球教练才赚到钱。

那些钱,除了买肉和蔬菜,还要用来买机票。他想要给克由一个生日礼物。符合她内心幻想的生日礼物。

他突然决定要和克由一起去北欧,看看那里的火山和海鸥。

这礼物萌生于看到叶航指导克由的一瞬间。

等克由吃完那碗面,星野一本正经地说,“明年暑假,一起去芬兰吧。你选一个城市。我想我等不及了,等不到你20岁的时候了。”

“不,寒假就去吧。”克由回答。

其实一切都是克由故意的。爷爷出了馊主意,说星野不仅遗传了他的优点,也遗传了他的缺点,不肯把内心的想法告诉给别人,脾气还臭。所以她决定灵机一动和叶航去羽毛球馆。她知道他应该在那里。

星野搞得神神秘秘,但克由还是知道他在做教练。不然,他怎么会扔下她一个人在家,无聊地看纪录片。

 

不知为什么,克由总记得很久前的星野,他看人的样子羞涩又直接。他吞下布丁后委屈得快要哭了,但他还是强硬地说,很好吃啊。女生总会为那样的男生感动。她在等待他的告白。好在后来他终于做了件勇敢的事情,打破了长久以来的僵局。

17岁的寒假,他们一起去了北欧。在芬兰陌生的小镇,传说中死掉的火山突然复活,喷吐着青红色的火苗,然后再度进入休眠。克由拍到了很多照片,空气里全是碎金一样的粉末,像星野的笑容。那种低调的笑容。

然后更多像尘埃一样的霾飘了过来,蘑菇云一样,他们躲闪不及,最终变成两头“灰熊”。用照相机拍下这些照片,克由决定发布到空间,让好朋友们看看自己幸福和狼狈的样子。那当中当然也包括叶航。

不过那里真的很冷,寒冷穿透暖意刺着骨髓,克由不断地搓手,最后只能投降把手伸进星野的大衣口袋。那里真暖,星野的身体内部,难道也有一座正在喷发的火山呢?克由这样想。

然后,在开在公路和田野边上的一家餐厅里,总习惯沉默的星野说了个奇怪的故事,说其实这些温暖的风,一部分是因为火山的缘故,另外一部分,是因为几百公里开外的北冰洋。北冰洋被称之为正对大熊星座的海洋,那里很孤独,因为太寒冷。

“那种地方有暖流?”克由问。

星野说,那些热量全部埋在海底呢。其实所有冰川和大陆都是岛屿,在海底,沉睡的暖流像怪兽。当有人需要它出来时,它才会醒过来,依依不舍流过来。有人说,喂你要醒一醒,因为我喜欢的女孩来到这里啦,她很怕冷。

“真神奇。继续讲。”克由窃喜。

“好吧,其实,一切都是我胡编乱造的。”男生终于编不下去了。“但最后一句是真的。”他信誓旦旦地说。

那一刻,似乎所有的寒冷都消失了。从北冰洋吹来的热风灌满了空荡荡的心脏。不知从哪飘来的种子迅速发芽、成长,最后开出一朵苍白色的花。但仔细看看,花瓣上是有碎金色的小斑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