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校园文学
灵异警察之梦魇如花
发布:2014-07-10  作者:紫堇文羽   点击:

(本文选自《青春风·青春校园文学》2014年7-8月号)

楔子:

雨夜,十点的钟声刚过,林浩然便关了“灵异侦探社”的门,给狐狸阿瑶准备好粮食和水,他拿着伞准备踏入雨雾。

小狐狸阿瑶是“灵异侦探社”的吉祥物,每天晚上留她独自看门,林浩然也没有办法。毕竟学校宿舍是禁止养宠物的。阿瑶也很乖,每日乖乖送他出门,再迎他回来,从不抱怨。可今天的她有些奇怪,林浩然的脚还没踏下台阶,她便一口咬住了他的裤脚不让他走,林浩然无奈蹲下身试图安抚她,可不管怎么跟她说她都不松口,五分钟后林浩然终于失去了耐性,打算揍她一顿再说。

晚上十点零五分,大雨依然滂沱,林浩然蹲下身正要胖揍狐狸阿瑶之时,一道白色的身影出现在他身后。林浩然猛的转身看向那个身影,敲了敲自己的脑袋,“你来晚了,我们下班了。”

“别开玩笑了,应该是您正开始忙才是。”是个女子的声音,有些模糊,淹没在雨声里。

“你需要我做什么,引魂?”

“不。”

林浩然的心沉了沉,他早料到的,在看那女子第一眼时他就料到,她死得并不简单。他知道她不可能是乖乖来找他引渡的,可若是为了别的目的,他根本不敢帮忙。一个已死之人,哪怕对人世再有留恋,做为灵异警察的林浩然也只能指引她朝前走的路,而不是去回忆往事。

这是他的职责,他明白的,可他知道这女子不甘心。

 

  • 莫名的沉睡

学校新来了位长相俊逸的老师,让广大莘莘学子们顿时神采飞扬起来。那位老师恰巧也是林浩然的专业课老师,只是课后离开时他几次看着林浩然欲言又止的表情,让林浩然心里有些忐忑。

他直觉老师有话想说,但跟他的课业无关。老师的举止神情里,充满着一股隐约的死气。但他绝对是个活人,林浩然想。是谁这么大胆,敢光临有着灵异警察的学校,这是否表示对方根本未把他放在眼里?

晚上不出意外林浩然又做了个奇怪的梦,最近几天他每天都做梦,没有连贯的场景,也没有特别的人,但所有的梦境都显得很诡异。第二天早上起来精神会差一些,就好像没有睡好一样,但他的睡眠质量一向还可以。

白天上课时他把最近发生的状况理了理,突然出现又不愿走上黄泉的女鬼,突然出现但经常欲言又止的老师,还有他身上莫名的死气……他理不出个头绪,却又昏昏欲睡起来。

“听说了吗,学校又有个同学昏迷了。”

“是啊,这已经是第三个了吧?”

“听说是越来越能睡,最后就睡不醒了……”

课间,各种八卦时间,林浩然突然就听到了这几句。有人昏迷?他想了想,自己最近呆在学校的时间的确少,没有听说过这些消息。他想着自己最近越来越差的睡眠,那些昏迷不醒的同学,是不是也是从睡眠异常开始的?

“请问,那些同学现在都在医院吗?”林浩然突然出现在那几个八卦女生的面前,倒是把那几个女孩子吓一大跳,林浩然可是从不在学校多话的人。

“呃,是……是的。”其中一位反应过来,结结巴巴地回答。

“林浩然,我有事找,你来一下。”身后传来那位新老师的声音,打断了林浩然打算继续问下去的问题。

林浩然心凉了凉,很快应了,脑子里却闪过一些奇怪的片断和画面。一匹黑色的马,却又比一般的马高大,浑身燃烧着熊熊烈火,那火的气息他很熟悉。它穿梭在时空中,人们争相躲避。

那是什么?他回过神来看前方老师白色的身影,他身上的气息变了又变,却都是一闪而过,林浩然想要捕捉,却无果。

待林浩然清醒过来,他才发觉自己在老师的办公室里又睡着了。一时间他几乎记不起他为什么会来到这个办公室,直到看到老师的身影在窗边静静矗立,他才想起老师似乎找他有事,到底有什么事?

“你能帮我个忙吗?”老师的脸看向他时,他一阵恍然。

“什……什么忙?”

“帮我为一个人还魂。”

什么,还魂?林浩然心下一沉。

 

  • 丢失的灵魂

林浩然依稀还能记起在老师办公室沉睡时做的那个奇怪的梦,梦里依然是那一匹长得像马的怪兽,它的身边还跟着一个女子,那女子他记得,是曾经到过他店里的那个魂灵,后来,千年一遇的神魔大战中,女子战死,怪兽却不知所踪。

他们究竟是什么身份?林浩然猜不透,却在漫天的火光中清醒过来。醒来后老师便向他提出了那个不可理喻的要求。是的,与其说是请他帮忙,倒不如说是老师斩钉截铁地提出要求。因为他的眼神不容抗拒,语气更是强硬到底,而他铁着一张脸的背景里仿佛有熊熊烈火,威胁感十足。

“对不起,这不在我的能力范围之内。”林浩然下意识地拒绝。还魂?给他吃十颗豹子胆他也不敢!

“引魂与还魂,本在你的一念之间,不是么?”老师似乎对他很了解。

“不,我的职责范围只是引魂,还魂这种事,需下面的人决定。”当然,虽然他也有这种能力。

“林浩然,你不想知道最近学校里为什么有那么多人昏迷不醒么?你身为灵异警察却不去调查案件,你就能逃得了干系?”这话的意思明白的表明这事跟我有关啊你来问我啊我会帮你解决的啊……

“不了,我会禀明阴君,请他派人解决,我说过,我的任务其实只有一个,引渡灵魂,什么案件啊灵异警察的身份啊,都只是掩人耳目。你那么了解应该很清楚。”林浩然说着话抬脚打算走出办公室。这个老师的办公室相对偏僻了点,他觉得还是尽快离开比较安全。

“你什么意思?”老师明显怒了,声音低沉了许多。

“就是这意思。”林浩然回头,“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你自己知道,说什么还魂,我不接不是人的生意。”

“你做的不就是鬼的生意吗?”

“鬼或者魂,都是人的一部分延伸,而你,不是。”

“林浩然,你想让这个学校,或者这个城市都毁掉吗?”老师咬牙切齿地挡在他的面前。

“喵!”哪里突然传来了一声猫叫,挡着路的老师愣了一下,脸色渐白。只有林浩然听出那是他家狐狸阿瑶模仿猫咪发出的声音。阿瑶会来,这事看来不简单。

他家的狐狸阿瑶总是有这种预知危险的能力,所以他一般不想在店门之外的地方看见她。

“抱歉老师,先走一步,不用再找我了。”林浩然趁着老师闪神的机会迅速走出办公室,等跑出学校时才重重松了口气。这个老师不简单,看样子以后只能尽量躲着了,只是,那种暗黑背景下凶猛野兽的感觉,真的是那位老师的气场吗?

 

三、又是任务

自从与老师深谈那一次之后,林浩然接连请了两天假,晚上也没有去自己的侦探社。虽然他知道这样躲着不是办法,但不想惹大麻烦的心思仍然占了上风。那位老师,他没猜错的话,应该不是普通的怪兽吧,周身有熊熊烈火,能让人陷入沉睡,也许,他是与梦魇兽有关的吧。

那种凶猛的妖兽,他又怎么敢招惹?可是,这晚在家的时候,阳台传来了轻轻叩窗的声音。当他看见那只黑色的小猫在窗外瞪着他时,他脑子里立刻飘过“惹祸上身”四个字。

“别……别进来!”

“我没打算进来。”黑猫白了他一眼,“这几天的事你都知道了,那只小兽的问题,可以从那个亡魂那里下手。另外,最近消失了很多灵魂,也许跟他们有关,你去查查。”

“什么……什么消失的灵魂?”林浩然决定装傻到底。

“你如果连这个都没有察觉,你可以下课回地府了。最近附近死了不少人,可是灵魂都不见了,我们的勾魂使总是空手而归。而你,你不觉得你最近太闲了么,都没什么东西找你引魂?”

“是……是啊。”林浩然吞了口口水,不是没有察觉的,他不信最近几天这个城市都没有死人,但是,最近几天这个城市里却没有新生的灵魂。那些人死了,魂却不见了,这事情不简单。“也跟,也跟那个什么妖兽有关?”

“那是梦魇兽,按理不会出现在这里的,唯一的解释就是你前些天见到的那位姑娘,你没发觉她已经上千年了?”小黑猫悬浮在窗外的身体若隐若现,林浩然擦了把汗,不知道有没有特别的人看见。

“居然真的是梦魇兽……”他喃喃,那家伙可不好惹。

“好了,这事就交给你了。你也不要太懒,明知自己跑不掉要接这个任务,何不早下手去查。”猫咪白了他一眼,转身准备离开。

“等……等一下。”林浩然迅速打开窗,一把抓住了黑猫的尾巴。猫咪明显被惹怒,回头给了他的手一爪子。“咳,抱歉。这次任务非同寻常,你能不能留下来帮我啊?”他决定厚脸皮到底,毕竟这次任务凶险万分。

“你哪次接任务没说过非同寻常的?我在地府也只是个小小的文官,不擅武斗,帮不了你什么忙啊!”

“别这么绝情啊喂……”看着小猫甩了甩尾巴直接走掉渐行渐远的身影,林浩然依然欲哭无泪。

“算了,给你一次召唤我的机会。只有一次哦。”

空气中传来小猫的声音,普通人听来只是几声猫叫,对林浩然来说,却犹如天籁之音。

 

  • 好大一只妖怪

有意思的是当晚林浩然在梦中便遇见了那只梦魇兽,而且还是原身。林浩然早就知道这家伙会在梦里与他相见,于是特别的淡定坦然,不仔细看是不会看到他的腿在微微发抖的。

“我,真的不会帮人还魂。”先表明立场是林浩然一贯的习惯。

然而那只妖兽只是默默地看着他,眼睛里居然有丝凄楚的神色。随后它似乎动了怒,周身燃起熊熊大火。林浩然不自觉地吞了口口水,“喂,有话好好说,没事别发那么大脾气。”他往后退了几步。

就在他以为自己将会被大火包围的时候,火光中却出现了一些幻影。是那个白衣的女子,似乎在辽阔的战场,她左手持法杖,座下,却正是那只梦魇兽。随后是惨烈的战斗,梦魇兽带着她冲向敌军,接着便是战争的结局,女子战亡,尸体不知所踪,梦魇兽独自在荒凉的战场中寻找,直到许多年后。

它一直徘徊在当初那场战争的战场附近,期望能找到自己的主人。奇迹的是有一天,它真的找到了那个女子的身体,她被安放在一副冰棺里,安然无恙,看上去只是沉睡而已。

“所以,你其实是想为她还魂吗?”林浩然心里有了小小的触动。

梦魇兽熄了火光,轻轻点头。

“可是你要知道,她已经过世千年,灵魂早经过数世转变,根本不可能再找得到。即使找到,也不过是她转世的灵魂,与从前无关了。”

“她没有去投胎转世,她一定还在这个世上。”不知为什么,林浩然就是能看懂这只妖兽眼神里想要表达的话语。

“好,即使她还在这个世上,你要怎么找到她,千年的灵魂,不是区区在下我能够随意支配的。也许她早变成了恶鬼,或者,甚至成了恶魔。”林浩然打死也不会告诉他,他在之前见过那个白衣女子,而她提出的要求更是让人匪夷所思。

“不许你这么说她!”熊熊大火再次燃烧,而且,似乎有扑过来的趋势。

“喂,你冷静点啊我随便说说的啊!”林浩然眼看着大火越燃越烈,退无可退浑身冷汗直冒,“我真的没办法帮你啊,我真的不管还魂的事啊!”他不知道自己的话更加惹怒了梦魇兽,或者,他其实是知道的?

“喵!”一声猫叫传来,林浩然感觉自己被谁甩了一巴掌,随后意识模糊,又迅速清醒过来。是小狐狸阿瑶,关键时刻她给了他一爪子,叫醒了他。

“呼,幸好幸好。”他擦了擦额头的汗,幸好睡觉之前有拜托阿瑶照看他,否则他会出不来梦境的吧,养一只有灵性的宠物还真是幸运。

“你越来越爱学猫叫了。”他给了阿瑶一个微笑。

 

  • 恩怨难两清

再次见到那个白衣女子,林浩然有些恍如隔世。如果那只妖兽在梦中显现的场景是真的,那这个白衣女子跟它的因缘就不是一般的深。他们之间的恩怨他管不着,但牵扯上他的安危事情就让人有些头疼。

“我帮不了你,我不杀人。”林浩然依然提前点明。

“你也知道,他不是人。”白衣女子依然淡淡的表情,与他初次相见时一样,但怨气似乎更深了些。

“不,确切的说,是我不无缘无故地残害生灵。”

“如果说,最近的校园沉睡事件,和灵魂无故消失的案件都是他做的,就不是无缘无故了吧?”白衣女子看着他笑,那笑让林浩然感觉浑身发冷。

“我会查清楚的,谢谢。”

“林浩然,你不过是个区区人类,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女子怒了,让她苍白的脸上多了一抹红。

鬼也可以脸红的?林浩然不解,于是笑,“中文能力不错。”

“我就是中国人好吧!”可是,重点不在这里吧。

“梦魇兽不是中国的。”

“就知道你会知道它的来历,可是,你太不了解你的国家了。上古时代的很多妖兽,并不一定都有记载的。他是我们家族世袭的守护兽和坐骑,但,如你所见,在战场上他抛弃了我。”

“等等……”她说她被那只妖兽抛弃?可是那家伙在梦里并没有显现那一段,是他们之中谁的记忆出现偏差了吗?“可是这一千年里,他似乎一直在找你的身体,一直找一直找,直到最近才找到,然后要求我为你,还魂。”

“哈,你是被他蒙蔽了吗,居然为妖兽说话!”那女子呆了呆,笑得十分难看,但她有些相信林浩然的话了,也许她更愿意去相信他的话。

“他倒是真的一直要求我为你还魂,但你应该知道,我没法为你还魂。”林浩然一本正经地再次表示拒绝。

“这样吗……”女子喃喃,似乎受了很大刺激,魂魄几乎接受透明,“可是太迟了,太迟了……”她表情悲伤,眼睛晶莹得像是要掉下泪来,可是鬼魂是没有眼泪的。

“迟了,什么意思?”林浩然下意识的觉得哪里有不妥,“喂你怎么回事?”他看着白衣女子渐渐消失在空气里,心想没理由啊,一千年的恶鬼,哪能说消失就消失的?可是,有哪里不对!

 

  • 最壮烈的牺牲

等他意识到哪里不对的时候,冲出房门时他碰见了几位勾魂使。是了,就是这点不对。勾魂使重新出现,这个城市的死灵魂魄开始逐渐正常起来,那么唯一有意外的,就只能是那只梦魇兽了。

“嗨,林家小公子又去办案啊?”几位勾魂使热情地跟他打招呼。

“呵,呵呵。”林浩然笑得尴尬,又让这帮家伙看到自己的后知后觉了。

“跟我们走吧,我们也正要去办他们的案子。”

“他……他们?”林浩然心下暗了暗,果然,他们都是该消失的吧,不管是那只妖兽,还是那只千年的鬼魂。

等林浩然赶到时,战斗已经趋向白热化。好在两个家伙都知道布结界隔绝外面的人类,否则那一片肯定死伤无数。梦魇兽浑身冲天的火光,冲着面前腐烂不堪的恶鬼怒吼,“你把她还回来!”随后向那恶鬼冲去。

那恶鬼身长已长到几个人类那么大,还流出一些不知名的液体,林浩然上前的脚步微微顿了顿,那家伙真的是之前看到的那个美丽的白衣女子吗?这反差也太大了点吧。用一缕灵识去见自己,真身却在这里战斗,她果然修成恶鬼了呀。

“你找死!”那鬼吼出一声,下一刻她的表情却呆了呆,望向梦魇兽的目光柔和下来。

是了,那缕灵识想必早已回到了她的身边,只因他们设的结界太厉害而无法进来,刚才林浩然他们闯入,它便顺势跟了进来。那恶鬼定是知道那些事了,所以……所以下一刻,梦魇兽的火光袭来时,她没有反击。“我有话问你。”倒地时她对踏在自己身上的妖兽轻声说出一句,而她已经奄奄一息。

梦魇兽的前蹄还想再去踏她胸口的千年灵识,林浩然跳出来拦住了它,“她说了有话说,你不能先听听吗?”恶鬼的身体已经被踩烂,虽然在努力的拼凑,但梦魇兽的脚踩在她的身体里,怎么也拼不完整。

“你这一千年都在找她吗?”她将那缕灵识放在空气里,白衣女子的身影浮现。

“所以,果然是你收了她的魂吗,我一直找不到果然是你的原因?”梦魇兽已经目露凶光。

“咳,你以为,那样的战场,她的身体还是完好无损的吗?你得到的那具尸体……是真的吗?”恶鬼的气息渐弱。

“你说什么?”

恶鬼不再理会他的问题,她转头看向林浩然,“想拜托你……一件事。”

林浩然本想拒绝的,他知道任何一个意图牺牲自己的灵魂都会有极大的不甘心,他不一定能补偿得了那份不甘心。可是他看着空气中白衣女子那悲伤的眼睛,拒绝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

片刻后勾魂使过来收拾起她的骸骨,面无表情地离开,那个白衣女子的身影,也渐渐消失在空气里。

她就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的,消失无影。

 

  • 故事没有结束

“喂,你收的那些阴魂,是不是该放出来了?”林浩然鼓起勇气面对早已怒气冲天的梦魇兽。

“你们把她带到哪里去了?”梦魇兽咬牙切齿,浑身烈火再起。

“你应该看到,她被勾魂使带走了。一千年的灵魂转为恶鬼,她早该离开了。”

“带走?恶鬼?你胡说!”梦魇兽一步步朝他走来。

“我有没有胡说你的心里应该有了底,你抓的那七个阴魂之人的魂魄,也无法帮你引渡千年亡灵。若非她自己离开,你们之间的恶战绝不止这样。”林浩然尝试跟他讲道理。“你该知道你的罪恶本该灰飞烟灭的,但现在冥府判官只决定收了你的千年灵识打回原形,你,是自己动手还是……”

“闭嘴,你敢!”

烈火迅速蔓延,转眼已到了林浩然脚下。“喂你冷静点啊,你如果杀了我你也绝对活不了的啊!”

“你还真是唯恐天下不乱啊……”一个声音突然出现在空气里,一只黑猫迈着小步踱了出来。“你一点伤都没有就把我召唤出来?”小猫不屑地看着他。

“这马上就要受伤了啊!”林浩然冲着他怒吼,可恶,真要被烧坏了他找谁啊!

“喂,这只……梦魇兽是吧?你寻找千年的那位姑娘已经被我们的使者带往冥府了,她走之前跟这小子做了交易,说是用她千年的灵识换你在人间的生命,那灵识你也看到了,就是那个穿白衣的漂亮姑娘。”小黑猫摇头晃脑一番,可是,重点到底在哪里?林浩然要昏厥了。

“你说她是……那个恶鬼是我的主人?”梦魇兽却似乎受了很大的打击,身上的火焰灭了一半。

“是啊,你生取人的魂魄,又让很多人陷入沉睡,已经犯了妖魔大忌。人类不是我们能随便招惹的啊,你想要他们的魂魄其实有很多方法,比如让他们自相残杀啊,要死不死啊,装鬼吓他们啊……”

“等……等等!”林浩然及时制止了那位白痴猫的话,“你不要听他说,魂魄本就该在人死亡的那刻归入地府的。那个,那位姑娘说,当初她以为你丢下她不管了,任由她在战场上飘荡,所以她怨恨你,怨气越来越重,就变成了恶鬼。”

“可是她能看到我就在那附近啊!”梦魇兽委屈得红了眼睛。

“呃,她那时候被勾魂使引渡者和灵异警察等等追捕,根本就靠近不了战场。一场战争之后所有的引魂者都会齐聚那里,她怎么敢靠近呢。”

“说来,我那时候也在那个战场,似乎有感觉到你的存在哦。”小黑猫终于不紧不慢地插了句话,林浩然白他一眼,这只猫总是搞不清楚重点,现在的重点难道不是,让那只妖兽主动交出自己的千年灵识?

“那她的身体突然出现是怎么回事?”梦魇兽似乎不太能接受这些解释。

“是我借用她身体的一根骨头做出来的,我以为你看到她的身体后将她安葬就会离开,哪知道你还想要为她还魂。”小黑猫跳出来讪笑着说。林浩然彻底无语,所以,这其实是他惹出来的事,才要自己帮他收拾残局?

“这样……这样……”梦魇兽的整个意识开始崩溃,林浩然冲小黑猫使了个眼色。他点头,一缕光从他的眼睛里迸射出来,笼罩上梦魇兽的身体。片刻后,一个年轻男子的影像飘浮在空气里,正是学校新来的那个老师的样子。林浩然掏出一只葫芦,将那男子的身影吸进葫芦。那便是梦魇兽的千年灵识。

它依然是一匹马的样子,只是个头小了很多,它淡淡看了林浩然和小黑猫一眼,眼神坚定仿佛在说着无声的守候,然后转身,一步一步朝远方走去,转瞬消失无影。

这就是那个白衣女子拜托林浩然的事情,这就是他们的千年灵识交换出来的结果。那些沉睡的人已经醒来,那些生魂也早已回到他们的身体。这个世界似乎没有少了什么,但林浩然偶尔还会想起那位姑娘最后说出的话语。

对不起,我爱你。

姑娘说请把这句话带给那只妖兽,但林浩然还没来得及说出口。但他相信那只小兽能够明白,否则又怎么能轻易让他们取了灵识。一千年的寻找和一千年的等候,到底能不能天长地久?

 

后记:

那日雨夜,十点的钟声刚过,林浩然关了“灵异侦探社”的门,拿着伞正准备踏入雨雾,被小狐狸阿瑶拉住。

十点零五分,一道白色的身影出现在他身后。林浩然说:“你需要我做什么,引魂?”

白衣女子说:“不。我要你帮我杀一个人,准确地说是,一只兽。”

“我不歧视动物。”

“你没有选择,如果你看到我的真身后还是这样坚持。”

“不就是千年恶鬼吗,你忘了我的身份。”林浩然身体抖了抖,面前的家伙实在太难看了,“你能变回之前的样子和我交谈吗,我怕我以后都吃不下饭。”

“你不问我为什么杀他?”

“看上去像是相爱相杀。所以,你真的不后悔吗?你以为的真相,就真的是真相吗?据我所知,最近这个城市少了一些亡魂,有人在挑选阴魂,而那些魂魄恰好是还魂的好材料。”

“这样吗……”白衣女子开始迟疑。

所以,其实只是误会吗?所以,恨也只是因为爱吗?“可是,坚持了那么久的恨,怎么能说放弃就放弃,否则这一千年来的坚持又有什么意义?”

一定要杀了他,才能看清楚自己的心意?可是心思已经动摇,才会那样义无反顾地牺牲自己,才会留下那句说不出口的“我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