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投稿
凭什么忘却你的承诺
发布:2014-09-22  作者:nangongyijian  点击:
“乌云遮蔽了天空,窗外又是阴雨时候,伞下的恋人中,不再有你我手牵手”熟悉的旋律总是勾起人对往昔的回忆,那些年,我们青春美好的岁月,总是会想起你,想起你对我的笑,你对我的好。

还记得一个上午,我睡得迷迷糊糊。室友说外面下起了大雨,我一下子被惊醒,脑海中迅速勾勒出你的课程表,糟糕!你第一节有课,我正准备给你发短信问你有没有带伞,你的信息就来了。

“子轩,快下课了,我没带伞,你来救我吧!呜呜。。。”

“乖,你等一下,我马上到!”

我冲到水房,简单洗了一下脸,带上伞就消失在雨中。到了你上课教室外面等你,才发现自己衣服都湿了,我抖擞了一下我的羽毛,又整理了一下被雨打风吹过的发型下课铃声就响了。你是第一个飞奔出来的,看到我,甜甜一笑,“你坐火箭来的吗?”你一边说一边走向我,双手抓着我的一只胳膊来来回回地摇,我用另一只手揉揉你的头发,说:“这是一级任务,当然得坐火箭了”

你笑了。

我也傻傻的笑了,这是后来你说的,你说当时我笑得很傻,很傻。

我拿起地上的雨伞,准备走,你说:“等一等吧,现在人太多了,我懒得和他们挤”

你一边说一边拿出纸巾给我擦脸上的雨和汗的混合液。

“好,都听你的”

我们走到一边,你的同学也陆陆续续的出来了,有人和你打招呼,你一一回应。其中有你寝室的好姐妹调侃你:

  “哎!小颜,你男朋友挺帅的嘛!你是不是配不上人家啊!”

你小脸一红,大声反驳:“要你管!该干嘛干嘛去!”她们笑着走开了。一会儿人都走光了,我牵起你的手:

“可以走了吗?”

“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题”

“嗯”你认真地盯着我的眼睛。

“我配的上你吗”

“当然!”我斩钉截铁地说。

“真的吗?”

“真的,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可是。。。可是你学习那么好,能力那么强,人还那么帅,我。。。”我打断了你想要说的话,双手扶着你的肩膀把你转了过来,我看着你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傻瓜,一切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就是喜欢你,这就足够了,不是吗?”

“嗯,我知道了”

我们出去的时候,雨已经停了,我们手牵手到小吃街买吃的,买你爱吃的麻辣烫。

往事还历历在目,当初的我们是那么的要好,可是,为什么现在会这样?

2008年9月25日,我作为跆拳道社社长在校园的餐厅外面讲话,宣传跆拳道的精神,鼓励大一的学弟学妹参加本社团。讲话完毕,我站到一边,社团的五位部长坐在凳子上,他们前面有两张桌子,上面放着报名表格,所有报名的人员排成了五排队伍,我看一切准备就绪,就准备离开。忽然,你走到我面前,怯生生地问:

“学长,我可以报名吗”

“可以”

“那报名到几点结束?我听说这是最后一天”

“下午两点,今天是最后一天,你可以现在去排队”

“可是现在是十二点四十五,一点导员让我们开会,两点才结束”

“哦,这样。我也很遗憾,你下学期来报名吧!我们下学期也有报名时间”

“学长,你帮帮忙,我想参加”

“很抱歉,我要是帮你了,对其他人就很不公平”你眼睛有点儿红,好像受了多大委屈似的,头低的很低:“学长,对不起,打扰你了”说完,一阵风似地溜了。对此,后来你说我当时怎么那么欠揍,现在想想,的确是。

旁边的宇子站起来,拍了拍我的肩膀:“老大,你怎么把一小姑娘弄哭了?不厚道啊”说完,这家伙就哈哈大笑。他是我的同学兼好兄弟兼室友兼手下----唐慕宇,大三学生,我一般都叫他宇子。他的笑声弄得我心烦意乱,好像我干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儿了,这都叫什么事儿啊!我心中暗暗发誓,惹谁都不能惹小姑娘。

9月26日,这是这一学年对新成员的第一次训练,六点在湖边的空地全体集合,我照往年一样,先对新成员表示欢迎;再列举练习跆拳道的好处,它可以强健体魄,可以坚定意志,后来我才发现,它还可以交女朋友,不过这是后话;再宣读跆拳道的宗旨;最后五组成员分别跟着自己报名时的部长去训练。我准备绕湖跑一圈,刚起步,就听到宇子那欠扁的声音,“老大,过来一下”

“什么事儿?”

“你过来一下”

“事儿真多”我走到他身边。

“到底什么事儿?神神秘秘的”只见宇子对我一直使眼色,眼睛都快抽搐了,我偏头一看。心想怎么是你?我又想起昨天中午你红红的眼睛,感觉自己真做了十恶不赦的事情。转念一想,这小姑娘挺有恒心的么,竟然又跑来了。

“老大,老大,想什么呢?看上人家了!”我回过神来。

“信不信我揍你”作势我举起了拳头吓唬他,他双手抓着我的拳头笑嘻嘻的说:“信,当然信,但是现在该怎么办呢?”

“什么怎么办?”

“人家小姑娘想来训练”

“那就来。。。哎!我说你小子,这不是归你管的嘛!”

“还不是为了你好”他小声咕囔一句。

“那我就做主了”这小子一边说一边对我挤眉弄眼的。

“嗯”

“那我让小姑娘走了,我可是公正廉明的人”

“你敢!”我不知怎么的一下子就急了。

“开玩笑的,开玩笑的!别当真”这家伙忽然话锋一转:“老大,我好像看出来点儿什么”我一愣,忽然明白了他话中的意思,抬脚踢他,这家伙很机灵,仿佛早知道我会那样,一跳开,转身跑开了。跑到了你那儿说了几句话,你们就朝我这边看了过来,我转身大踏步回到湖边,临跑前,看到你和其他成员在一块儿练习踢腿。我不知不觉嘴角上扬,朝着前方,脚步轻盈的浸在晨光熹微中。

令我意想不到的是,我跑完一圈回来,你站在那儿,好像是在等人。我快要走到你身边的时候,你说:“谢谢你,学长”我四处看了一下,就我一个人。我想我猜到了宇子刚才和你说了什么。“不用谢”我迈步往前,你就一直跟在我身后,我想我是不是该说些什么,我脚步一停,你就撞到了我身上,我们异口同声地说了“对不起”然后相视而笑。我问:

“你是去餐厅吃饭吗”

“嗯,学长,你呢?”

“我也是,一块儿去?”

“好啊”

我们一边吃饭一边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

第二天,第三天。。。

我们从今天天气如何,到彼此的姓名、专业,到彼此的爱好,喜欢什么书?什么颜色?什么电影?电话号码是多少?直到后来彼此喜欢什么性格的人?但谁都没有提到自己有没有男女朋友,其实,当时我是认定你没有男朋友的,第一、你来学校刚一个月;第二、你从没有提起过;第三、直觉,男人的直觉。

我发现我们聊得很投机,我很开心!

有一天早上,你终于发问了:“学长,唐学长怎么不和你一块儿吃饭?你们不是很好的朋友吗?”我心中暗暗窃喜,你终于问我这个问题了。但我表面十分镇定自若:“他呀,重色轻友的家伙,有了女朋友根本就忘了我这个兄弟!”

“学长,你为什么不配女朋友呢?”

“我孤家寡人一个,可怜得很”

“哦”

“你呢,你男朋友?”

“我也孤家寡人啊”你说完,我们都陷入了沉默之中,好像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一样。

我想我应该趁热打铁,我脑海中组织了一下语言,鼓起了勇气,“你。。。”

不凑巧的是,宇子那家伙和他女朋友安雅走了过来,“老大,真巧,我们坐一起吧!增进增进感情”说着就坐到了我旁边,安雅和你坐在了一起。我给他使眼色,这家伙就当没看见。“哟,这不是小颜学妹嘛?”说完他又冲我说:“老大,你们在约会?”你马上接口,“没有,没有,我们只是朋友而已”

“别急着撇清嘛!某人可不一定这样想哦!”他说着冲我眨眨眼。你看向我,他们也盯着我看,仿佛在等我宣布什么重大消息似的。“我是希望小颜做我女朋友”我是注视着你说的,你耳根一红,低下了头。

“小颜学妹,考虑一下吧,老大,是个很不错的男人哦”你还是低着头,不说话,我有些失望。“宇子,一会儿打篮球,去不去?”“我陪小雅逛街呢”宇子随口说到。安雅在桌下踢了宇子一脚,“阿宇,你脑子有毛病吧!我不是让你明天陪我逛街吗?我今天有课。”宇子明白了过来,“哎,对!你看我这脑子。老大,走,现在就去”说着推着我就往外走,还一边回头说:“媳妇儿,一会儿你自己回去。帮忙照顾一下小学妹。”

“知道了!你好,小颜,我是安雅,不介意我这么叫你吧!”我就听到这么一句,也不知道你们后来说了什么,不过再一次见面的时候,你俩就成了无话不说的好姐妹了。我很好奇,女性只靠几十句话就能成为好朋友了,这让我百思不得其解,记得后来,我问过你,当初你们都说了了什么,可你说那是你们之间的秘密,我也没再问过。

我和宇子打球出了一身的汗,双双躺到了场地上。我问他:“宇子,你说她什么意思啊!你有经验,给我分析分析。”

“别管她什么意思,你只管表达自己的意思就可以了”

“刚才你也看到了,听到了,我还怎么说”

“你都没有正式表白,凭什么让人答应你呀!我追小雅可追了很长时间的,这你知道吧!你对自己要有信心,依我看,他应该也喜欢你”

“什么叫应该?”

“那你怎么办,放任她成为别人的女朋友!”

“绝对不可以!”

“那不得了”

“我知道怎么做了”

我掏出手机,拨通了那个号码。“喂,小颜吗?”“我是刘子轩,我有话对你说”“你等着,我马上到你宿舍楼下”“嗯,先这样”

我到的时候,你已经在那儿了,我几步走到你面前,用比演讲还正式的口吻说:“你愿意做我女朋友吗?给你一天时间考虑”“嗯,我明天给你答复”“好!我等你的消息”

晚上,我一直拿着手机看时间,终于如愿以偿地按下了发送键,我从来没有感觉到时间是那么漫长。九分钟后手机“嗡嗡”响了,我颤抖着手查看新消息:“我愿意”只是这三个字就让我激动不已。后来,我问你为什么思考了那么长时间,你说你被我吓糊涂了。你没猜到我所谓的明天是指晚上的凌晨零点,你打完了信息,忘了按发送键,后来才想起来的。

就这样,我们成了男女朋友。

我有没有告诉过你,我后来的那个大雨伞是专门为你买的,我之前有一个单人伞,可是自从有了你之后,我为了方便就买了一个双人大伞。既可以为你效劳,又可以牵你的手。可有一次下雨,我的衣服还是湿了,我抱怨雨太大,伞太小。你贴心的说:“你回寝室把衣服换下来,我给你洗,保证比你洗的干净”事实证明,在洗衣服方面,女生的确比男生有天赋,正因如此,我就经常奴役你。每当我穿着你洗过的衣服出现在你面前时,你总是会说一句:“看我洗的干净吧!”

“干净,以后一定是位贤妻良母”说着,我亲了亲你的脸颊。

“可是,子轩,我不会做饭哎!”你垂头丧气地说。

“不是还有你老公我嘛!以后我做饭给你吃,你只要会点餐就行”

“有你真好!”说着你踮起脚尖,也亲了我脸颊一下。

小颜,你知道吗?我现在基本上什么饭都会做,但是。。。我最给谁吃呢?

还记得我们第一次接吻吗?你的脸颊、耳朵红红的,低着头说:“这可是人家的初吻”我哈哈大笑,把你搂入怀中,低声在你耳边说:“我会对你负责的”听罢,你握紧你的小拳头捶打我,还一边咕哝:“讨厌你”我当时别提有多开心了。可是,我有没有告诉你,那也是我的初吻。

还记得这只手表吗?我手上带着这只,这是你送给我的第一件生日礼物,我很开心。从那天起,我就一直戴到了现在。六年了,它陪伴我六年,而你已经离开我身边两年了。我们的两年之约都已经超期两年六天了,你忘了你的承诺了吗?

四年前,我毕业想留到本市,这样就可以陪在你的身边,可你说你毕业想去杭州工作,希望我现在去打好基础,到时候你就可以直接投奔我,从此我们定居杭州。我知道你的心思,你是为了我好,毕竟齐齐哈尔不太繁华,工作机会也不多,我到杭州离家也近。还有就是我很久很久之前说过,我的梦想城市是杭州,我只说过一次,没想到你记在了心上。但我不想离开你,为此我们吵架了,这是我们第一次吵架,我以前就知道你很倔强,但我还是小看了你。之后几天,你再也没有出现在我视线之中,打电话电话不通,发短信短信不回。去教室找你,你也不搭理我。我真拿你没办法,最后我妥协了。但你一再保证,毕业后你就马上到杭州找我。临走那天,你把我送上了前往杭州的火车上。当火车启动,慢慢、慢慢地加速,你的身影越来越小,直到消失不见,我的脑袋都是空的。我从坐上车看着窗外的你,就一直保持着那个姿势,直到夜幕降临,窗外星光点点,我才回过神来。

之后的两年期间,我们聚少离多,我有工作要忙,你也有学业要忙。况且齐齐哈尔离杭州是那么遥远。可是,我们一直保持着紧密的联系,不管工作到多晚,每天我都给打电话,你也经常给我留言。假期我们也见面。

我一直在等你毕业的那一天,2012年7月2日,这一天终于来了。你兴高采烈地打电话给我,说你已经坐上了火车,让我到火车站去接你。我去了,我一直等一直等,但都没有你的声影,我给你打电话,可是停机了,我给你充了话费,再打,关机了。我疯了一样满世界的找你,联系所有能联系到的人,可都没有你的消息。我感觉天都塌了,我买票去了你家,可已经人去楼空,邻居说不知怎么的,你们全家都搬走了,没有人知道你们去了哪里。我问有没有人看到你,他们都说没有。

你知道这几年我午夜梦回的痛吗?有人说时间是治愈一切伤痛的良药,可是,为什么?为什么我到现在还忘不了你?难道是时间不够长吗?但即使是时间的问题,但是我想我的伤口应该在愈合中吧,但为什么我会越来越痛、越来越痛。为什么我不能忘怀?为什么你放弃我们彼此的曾诺?为什么你那么狠心的抛下我?我到现在还放不下你,而你,凭什么轻易的放下?凭什么?你忘却了你的承诺,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

两年了,我一直在打听你的下落,但你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有些事情我一直不愿意相信,我已经习惯了欺骗自己。对了,我有没有告诉过你,宇子和小雅结婚了,我去参加了他们的婚礼,祝他们幸福。他们也祝我幸福,于是,我来找属于我的幸福。

2014年7月2日,我坐上了齐齐哈尔开往杭州的火车。我想:说不定我可以在火车上碰到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