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投稿
大学岁月
发布:2015-03-21  作者:慕贤思齐  点击:
   我的一生最美好的场景 
   就是遇见你
   在人海茫茫中静静凝望着你
   陌生又熟悉······
                             ——《题记》 
    时节如流,岁月无居,抟沙转烛间,多少往事已零星点点。
    读了这么多年的书,片刻不息地在研习着人生。可“人生”二字,像是禅学义理,我难以去确切诠释。以前读奥斯托洛夫斯基的时候,我便以为“人最宝贵的是生命。生命每个人只有一次。人的一生应当这样度过:回首往事,他不会因为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会因为卑鄙庸俗而羞愧。”当我读三毛的时候,我便以为“人性的光辉,不只是视为人对大苦难无尽的忍耐和牺牲,在欢乐里,我一样地看见人性另一面动人而瑰丽的色彩,为什么无休无尽的工作才被叫做’有意义’,难道适时的休闲和享乐不是人生另外极重要的一面吗?”
“人生”它是千重山,万重山,山山迥异。我只能去欣赏书中的人生,也仅只在那默然的时候与他进行无言的交流与沟通。或许吧,在我的某个自省的瞬间,指给了我某一个方向,我也欣然接受了。
    在大学时,时常是一个双肩包,一对耳麦,一人一影。在校园里,香樟树下铺就的是方形的青砖和红砖,一个脚印下去正好不大不小是那么的契合,我很欣喜铺砖工人竟有如此的艺术。通常只踩那青青的方砖,它看上去是那种古朴的历史感,道路也恰好一步铺就一块方砖,直直地沿着校园走,每一步下去内心都充满了愉悦。一个人的时候,灵魂是安静的,思想是活跃的,耳麦里回旋的是伤感低沉的歌曲,低沉的心宁静的思绪,带给我一个异样的世界。那里有古朴的诗歌,现实的荒诞的乡土的爱情的小说和人物,徜徉在里面仿佛是掬了一口香茗,时而苦时而甜不停地咋舌回味。
校园里的景致是令人陶醉的,夏季的湖畔,星月皎洁,微风习习,杨柳婆娑,野鸭儿已经沉睡可天鹅可会趁得好时光了,两两绾颈交鸣,岸边的情侣亦是双双入怀像是月下听故事的孩子安静而甜美。此时我则悄悄地经过不惊吓了天鹅也不惊扰了情侣,口里默默地念叨着自己作的诗词:
          “躞蹀堤上柳,
          湖中月光杯。
          送尔金鱼尾,
          任尔柳下共与谁。”
    容我说一下吧,我最欣赏的是秋季的校园,冬季里寒风刺骨,我只能走马似的瞥见一下景致,不能够去发呆似的观赏,春季似雪花的柳絮遮掩了眼鼻口。秋日,你看那血染的红叶,像花儿般绚烂,开在稍头高而不能折一枝以亲呷。黄色的梧桐叶,时而蹁跹时而直垂下落,像一只苍老的蝴蝶,随风起风息,那是一种生命的静穆,蝴蝶的葬礼。如果恰到好处的来一场秋雨,也许会增添一丝愁绪,但当你打着一柄雨伞,空无人迹的大道上,你会感觉到万般的庆幸。落叶不停不息的飘下,泛着雨水折射出的光,树上稀稀落落的叶子镶上阴沉天空的片底,是一种少见的凄美。我常常为落叶感伤,落花时有手把花锄出绣闺,锦囊开解收艳骨,一抔净土掩风流,而落叶却无人问津,无人收骨。
    大学生活若问我倾心于哪些日子,我只能说是秋季了。当一个人在夜的操场,那种孤寂的感觉,吟诵于心间:
          “楼外凄凉,问月几人知晓。
          无端西风,坐倚数寒星。
          人生苦否?往事也飘渺。
          万斛愁绪付孔明,乘风借力葬月中。
          去年今年布衣郎,一样蚯蚓泪痕多。”
    秋是诗歌,只有秋我的孤寂才能稍稍释放,于是我转遍了校园的各个角落,生活的点点滴滴也都稍稍配上了秋的旋律。一个人不仅在操场吟诵着内心时而涌上的莫名的孤寂,在阳台望着楼外的夜和昏暗的路灯,伤感便莫名而至: “伫立楼头,灯火烟雾。夜深寒月如钩。
          师旷调琴,把往事独舞。横竖笛箫,一管忧愁。
          随风,泪东流。”
    在宿舍无端的发呆,一个人在暮雨的黄昏静静地遐想,不知是哪栋房舍飘来低沉的幽怨:
         “暮雨笛怨谁家,浓愁吹动透帘纱。
          拢衣端望箫娘画,多情执笔韵堪押。
          犹羡易安明诚,十年赌书泼茶。
          此味谁同与,也只有,十八拍胡笳。”
    生活是零零碎碎的拼凑,而我记得的只是那些触及我心灵深处的事情,达到情感上宣泄的那些。不知道大学生活,有没有一个标准给我们参考,但我逝去的大学生活就是这个样子,平凡可能有点单调,但回味那些感伤的时刻又有些甜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