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投稿
酒醒只在花前坐
发布:2015-03-22  作者:古青  点击:
                  酒醒只在花前坐, 酒醉还来花下眠。 半醉半醒日复日,花开花落年复年。  
                                                                               —— 题记                                
                                                                                                                    
          三月草长,四月莺飞,杨柳依依,青山依旧。只是,四年过去了,少年,你还是那个你吗?
          曾记否,是谁着一袭碧衣,在那断桥石边许下无邪心愿;曾记否,是谁微闭双眸,期待着锦绣前缘,江山如画;曾记否,是谁轻启丹唇,念出那一句‘如花美眷,似水流年。’曾经最美好的时光,曾经最无忧的韶华,却只换了如今的止步不前,此时的少年,你何曾对得起你往昔的真心?  
          喧喧复嚣嚣,停停又走走。终是停在了这无名地带,不知所措。蓦回首,那些繁华终成过往,我也不再是那个烂漫的少年。不知是谁将烟焚散,散了往事,散了羁绊,散了痴缠。我若不是我,那我又是谁?是四年前,那个一心憧憬着未来的无知少女,还是现下平凡的甚至快要枯涸的少年?我不满于自我,可又有什么办法?我无法摆脱,就像坠入一个深渊,我见不到光明,只剩彷徨与迷茫。身边那娇艳的花朵,是散发着恐怖气息的罂粟,虽有美丽的外表,却要夺取我最后一丝游息。难道,这就是我的命运;难道,就要在这荒芜的世界里死去;难道,那憧憬着的天堂终是要如碎镜一般,碎成千千万万,碎的毫不留情?我该做何抉择,是该抵死挣扎,还是默然放弃。一个是残酷漫长的现实,一个是华丽短暂的梦,多么简单明显的抉择,但却仍是犹豫不决,还是会期待······
          还记得最初的洁白梦境,它是昨夜的一场杏花雨,打湿了小巷里的青石板。温婉女子的绣花鞋盈盈走过,暗绿的苍苔上映着红色的油纸伞。裙裾上的栀子香醉了摇摆的乌篷船,水波荡漾,似三秋桂子的佳酿。悠悠的水磨腔沉淀着白瓷盏里的时光,岁月静好。但灯影桨声里,天犹寒,水犹冷。清风湿润,茶汤轻扬,重温旧梦,故景已散。
           若未曾拿起过,又何谈放下;若未曾经历过彻骨的冰寒,又怎会珍惜片刻的温暖;若未置之死地,又谈何绝境后生。几段唏嘘,几世悲欢,可笑我命由我不由天。在这红尘中,有些人宁愿结束一生的不幸,去换取虚假的幸福,亦有人宁愿真真切切痛苦,也不要稀里糊涂幸福,而只有真正清醒之人才会明白其中道理。此时的我,选择成为后者。即使会被这世界狠狠践踏,我也要顽强的长出自己的根芽。我不信命!
           张爱玲说过:“生命是一袭华美的袍,爬满了虱子。”其中意义着实耐人寻味。而此刻我心中的信念就像那灿日下熠熠生辉的爬山虎一般,绕满了整座心墙。纵使前方是洪水猛兽,我也不想退缩。若天堂无我一席之地,那就去地狱猖獗一把。即使四年光影过去了,我还有很多个四年,我不信,渺渺浮世难道就会困死我的心。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醉极弹歌一场,梦与我孰为真,不能忘情徒惹得心困。
                                               ——尾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