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投稿
不是所有的深爱都能守得到花开
发布:2015-03-23  作者:sudaifu  点击:
不是所有的深爱都能守得到花开
        前段时间看了一部电影《有一个地方,只有我们知道》,被剧中吴亦凡饰演的彭泽阳深深打动。最后的几分钟,他在布拉格古朴的街道上飞奔去寻找真爱。他……不愿放手,勇敢又傻里傻气地表白了。
         剧情结束我才发现,自己的脸笑到僵了的同时也湿润了一大片。毕竟不是所有的爱情都能像电影一样演绎并完美谢幕,就像不是所有的深爱都能守得到花开……
          对你最初的印象,是你的名字,那是高一入学第二个月吧,上课时老师提问,叫过我的名字后是你的名字。关于那节课,我忘记了是哪个老师,也记不起讲了什么内容,甚至忘了你的声音是否洪亮。只有那个名字,诗一般的名字,枫,在我的草稿纸上排队。韩枫,那时你坐在教室的第三排,而我在倒数第二排,同桌是墙。
         第一次和你说话,是你向我借梳子。你穿着白色的短袖,一直笑着,露出整齐的白牙,站在阳光中头顶的黑发显示着你又精神又阳光,就像一个天使。或许就是那时,倾心了吧。
         你和闺蜜小佳同在一组。恶俗的黄色笑话,你讲给她,她讲给我。不知不觉,心都放在了你身上,一不小心,一切关于你的事我都记住了。喜欢你所喜欢的一切,讨厌你所讨厌的。愿意一步一步踩着你的脚印,模仿你的笔迹。你一笑,我便悲伤不起来了,你皱一下眉,我也得一整天闷闷不乐。原因?我假装不知道的。
         总是装作不小心看你,有时拿镜子晃来晃去,有时蹭到小佳桌边和你们谈笑。可我有限视野的焦点,永远只有一个人。不知不觉,说话时,五句有四句离不开你。于是寝室长忍无可忍,“我的耳朵都快长茧了,你再在寝室提到他一次,就罚扫一个星期寝室”,一向好脾气的她如是对我说。
          我才发现,对你的倾慕太过明显,而你早已发现。
         突然有一天你开始沉默了,是因为你的前女友,就在不久前你们迫不得已分手,不知是什么让你触景生情,陷入了回忆,嗯,你们的回忆。
         那时我坐在你前排,我也是才发现,在你的内心深处,有那么一个柔软,又坚不可摧的地方,住着属于你的永恒。在那同时,我再次被你的深情深深吸引。
         我尽力安慰你,恨不得用尽毕生所学。绞尽脑汁地措辞,为了不勾起你的痛处。我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比你还要难过,好像失恋的人是我,而你只是路过。
        不知道是不是老天可怜我,我竟然误打误撞成功了。从小立志将来要当心理学家的我至少暂时治好了你的伤。看到你笑了,我如释重负,却还沉浸在属于你的伤感中,以至于后来你也叹着气说我太多愁善感了,确实是在叹息……
         入秋了,我偷偷省下了钱,选中了一条黑白格子的围巾放在抽屉里。围巾上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我用针线一点一点绣上你的名字,只等有一天能亲眼看你戴上。每天我都幻想着你戴上那条围巾会是什么样子。看到别的男生戴着同款的,我就会不由自主的把别人脑补成你,我还一度以为自己得了失心疯。
         有一天晚自习,我埋头做作业,突然桌子上多了一个小作业本,来自于你,从我的头顶上飞过来。我怀着忐忑的心打开,映入眼帘的是一行龙飞凤舞的字,看得出来是下定决心写的。奇怪的是,你写的不是我很烦,更没有写你也喜欢我,是一句平平淡淡又让我莫名其妙悸动不已的,“我们之间也该有个了结了”。因为害怕被拒绝,所以我从未向你提起过那些话。我在下面写“小佳,是在恶作剧吗,别闹”递给你同桌,你从她手中抢过,我吓得屏住呼吸。你写“不是她,是我”又扔了过来,我不知道你们“江湖人”是不是都喜欢这样说话,回答了你“了结什么?”
         那晚之后,我便成了你的正式女友,欣喜若狂。 对待自己的第一段感情,我极其小心翼翼。像呵护脆弱的小生灵一样,一心一意,一点 对待自己的第一段感情,我极其小心翼翼。像呵护脆弱的小生灵一样,一心一意,一点一滴。我恨不得把自己认为好的东西都送给你,同时心里也有了依赖,就像我生命的全部。喜欢围着你转,喜欢和你说话。喜欢你的笔迹,喜欢你的眉你的眼。喜欢你笑,喜欢和你打闹。你帽子歪歪的样子,你凝眉思考的样子,你痞痞的表情,打篮球的动作,都变成了你的经典标签,每天在我眼前晃来晃去。
         那时候的我,活脱脱一个小媳妇的样子。你说喜欢长发飘飘的女生,看起来有贤妻良母的气质。于是我放下长发,拉直蓄长,我收起了活泼,变身温和可爱的女生。每天,我要很多次很多次照 滴。我恨不得把自己认为好的东西都送给你,同时心里也有了依赖,就像我生命的全部。喜欢围着你转,喜欢和你说话。喜欢你的笔迹,喜欢你的眉你的眼。喜欢你笑,喜欢和你打闹。你帽子歪歪的样子,你凝眉思考的样子,你痞痞的表情,打篮球的动作,都变成了你的经典标签,每天在我眼前晃来晃去。
         那时候的我,活脱脱一个小媳妇的样子。你说喜欢长发飘飘的女生,看起来有贤妻良母的气质。于是我放下长发,拉直蓄长,我收起了活泼,变身温和可爱的女生。每天,我要很多次很多次照镜子,梳理长发,等着风把它们吹起来。
         那时候的我,觉得这就是爱情,觉得自己很幸福。我不在乎自己付出多少,只知道快乐就好。那时候的我,觉得我们会地久天长,我们会与子偕老。我以为我们会和许多情侣一样,眼中只有彼此。
         不知道是不是乐极生悲,好景真的不长。也正是全心全意交心于你,我变得极敏感脆弱。你和小佳她们玩得开心,在我眼中,画面便不那么美好了,而你能和我聊的话题太少太少。我不觉得你是一个喜欢沉默的人,问你为什么,你只是说“听你说呗”。
         你们在一起闹时,偶尔和我四目相对,我便回以一个笑容。而你似乎会意,继续放心地和她们闹。玩得开心时,你叫我大媳妇,叫小佳小媳妇,乐此不疲。我很想告诉你,我不是一个大度的人。
         调位后,我坐在第一排,而你们还在后面。窗外大声嘶吼的风就像在表达我的心情似的,带着摧毁一切的欲望,却只能从树枝间穿过,摔在冰冷的墙面上,发泄着徒劳的叹息。
         我告诉班主任说坐在教室门口太冷了,我想搬去别处,他同意后,我立即搬到了整个教室的最后面。面对的,是所有人的后背。你知道吗,我并非想要与众不同,只是想靠近你一点,因为我的正前方是你,而你的同桌是小佳。为此你还对我说“整天感觉脊背发凉”,我说你多穿点,你说那只是自从我搬来以后,不知道我可不可以把这理解为心虚……
        你看过我写的日记,我写自己被全世界抛弃,被背离,我的孤独,我的挫败都是我自找的。你说我总想太多,你说我多愁善感,你说我无理取闹。我说我闹了吗?我什么时候和你闹了?你说对不起,我只是把她当妹妹而已。可她说她从没把你当哥哥,是你在自作多情。而我也是在自作多情,我能和你分享我的寒心吗?
         小佳对你一点好感也没有,她提醒过你,你媳妇生气了;她和你说过,不要太过分,去哄哄。你却很无奈地转过来看我一眼,问我“又生气啦,我错了好不好?”我说我没生气,你继续说。“我没生气!”我向你强调。于是你很无力地转过身,低下头,那一刻,我没有感到快意,只有一种深深的罪恶感把我包围。
         我不是不活泼阳光,我不是温柔娴静的女孩,我只是更爱沉默了。
        我不知道为什么,原来我一直称之为信仰的人,原来一直对我好的人,对我冷下了脸。好像我成了一件没人要的物品,一种负担,一块单调又沉重的石头。
         我感到深深的失望和无助,为什么不爱我却想把我放在身边,为什么我的感情一点也不甜?或许是我们都太年轻,太青涩,都不知道怎样去爱一个人,于是我们的爱情不堪一击,或许吧。
         孤僻,任性,无理取闹,那是我,之前浓浓的情意烟消云散,我自己都不知道被影响了那么多。天真,活泼,那怎么可能会和我扯上关系?
         可我从未想过要和你分开。
         我对你发起冷战,最初你竟然没发觉,后来是僵持,最后你意识到玩过分了,主动妥协,向我道歉,我告诉自己别理你别理你,却还是不争气地心软和你和好了。同样的戏码上演无数次后,你我都伤痕累累,我才发现我对你的在乎不减反增。
         放假了,短短十几天的寒假,我却过得像一个世纪那么漫长。每天抱着手机胡思乱想,想告诉你许多许多事。我不计较你的冷漠,不计较你对关心我的感受;新年的衣服也只想第一个穿给你看,希望听到你说好看;堆了雪人想把喜悦最先与你分享,还纠结着要不要把我爸吼我的事告诉你……可是你一直都不在线,,,
         我想那个冬天大概是我有生以来最难熬的一个了。
         终于开学了,我把自己打扮好后早早地来了学校。在教室和别人谈笑时,目光却时不时瞟向你的空桌子。以前所有的埋怨都不存在了,我像一个虔诚的教徒恭候着你的大驾。
         好不容易盼到你来了,我的目光跟着你从教室门口到你的桌边,却没有一瞬的交汇。周围的世界仿佛静止,你带着光圈走来。可是你没有看任何一个人,没有说一句话,倒头便睡。
         我跑到你桌边,想逗你,和你说说话,谁知你抬头便是一记冷冷的眼刀。我看到的是厌烦的表情,我想说的话便像刺一样插在喉头:上不去,下不来。于是悻悻地走开,那感觉就像你好不容易爬上云端,却被人一脚踹进了谷底,什么都抓不住,冰凉从心底蔓延至全身,我还要骂自己犯贱。我多想吼出来:枫你他妈混蛋!可我没有。
         后来你给我的解释是没有充话费所以停机了;你说你很忙,过年家中很多客来,你得陪人打牌;开学前一天,你和兄弟去网吧战了通宵,所以很累,你说让我别烦你要睡,你  看不到我暗下去的眼神,究竟是我不体贴了?
               我太倔了,就算我不去计较我所付出的。我甚至可以忘记你对我的伤害,你一次次的欺骗。我辗转反侧是因为你的冷漠,我在深夜低泣却是因为自己的执着。我们都变了,我变得爱自嘲,对自己刻薄,却归因于你。所以不用奇怪,我对你的爱枯萎了,凋谢了。
         于是我冷漠了,不仅是对你,你的间或关心实在难以挽回。你也沉默了,就这样到了六月份,已是高一年级的尾声。你的成绩飙升,而我的成绩一落千丈。
         不知是我的哪一点打动了你,我难过时,你的神色比我还要悲痛,而我笑时,你的脸又恢复了阳光,我想或许是我看错了吧,你怎么可能会爱上我。
         我知道我们就要分开了,而我的选择是彻底分开,我们的距离太远了,我真的承受不来,至少我的自尊心不允许。
         你曾经给我讲过你家族的故事,来自农村的我,根本没有对“家族”的概念。我们也曾畅谈对未来的规划,我发现有一种叫罪恶感的东西压得我喘不过气。我不能让你为我放弃任何事物,于是我只好从你的未来退出。属于你的光圈太明亮,而我则是那团阴影,不仅触摸不到明亮,而且根本无法企及。我告诉过你,在你面前,我会自卑,许是你一直太优秀,从没有那种感觉,于是你一笑而过,“有什么好自卑的?”
         我没有用这个理由,所以你问我为什么要分手时,我想如果我说自己配不上你,不论你的反应是怎样的,对我都是一种莫大的伤害。不想看到你不知所措的样子,于是我说“我就是不想谈了,你有意见吗?”我得意地告诉你“认真你就输了”,我宁愿你觉得我粗鄙,世俗,轻浮。
         我强迫自己去无视你的难过,忽略自己的伤痛。没有不舍,没有伤心,我是一个冷血无情的人。后来看到你给我写的最后一封信,我哭的一塌糊涂,却更坚定了和你分开的决心。于是在那个骄阳似火的暑假来临之前,我们,分手了。
         我们的分开,让许多朋友处境尴尬,于是我们都得了“众叛亲离”的下场。怨你,怨我无所谓,至少结果差强人意,我们折磨着彼此,却甘之如饴。
         不到一个月,我们就重新分班了,如我所料,我离开了装有我所有记忆的优生班掉到差生班。教室在你们教室的正下方。从此以后,我们之间的尴尬只存在于两人的偶遇。
         光荣榜上,你的名字像小树苗一样越长越快,而我,在时光的阴影中,渺小得,低若尘埃。
         我学会了很多,一个人的日子里,我学会了坚强,开朗。你的消息像空气一样源源不断地涌入我的世界,听到你追到高三学姐的消息,我也只是嘴角上扬。后来你们分手了,在一个元宵节。
         不知是偶然还是有意如此,在那一天,身边的朋友分开了好几对。缘消了不知是否还会再有。
         前几天,我犹豫着点开了你的空间,一首歌配上一段文字:听到这首歌,又想起了她。不知不觉眼眶已然湿润。记得曾经也是一个夜色微凉的夜晚,你在我身边,我轻轻地唱着那首歌“听着情歌,唱的是寂寞,心是无人到过的角落;流星划过,暗淡了花火,沉默是最完美的结果……”寂寞花火,寂寞了我们的花火。
         听说十六岁的你爱上的人未必爱着十六岁的你,而那个人却可能是你此生最难忘的。记忆回到那天,我一转身,十六岁的你笑得像个天使。是我们的年少无知还是年少轻狂,究竟在心里留下一道伤。你曾许诺我地久天长,我也相信过,也从未后悔相信,只是不理解,现实为何如此苍白。
         那些记忆,或喜或悲写出来,或许我便可以忘记了;多久以后再看,或许就像看别人的故事一样;或许感情经不起时光的磨练,我们都还年轻,有许多道理需要我们去明白;我想多年以后,关于你的记忆,该是你的名字吧。
         此时,与你分手已经一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