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投稿
过去已过去
发布:2016-07-26  作者:桃白  点击:
  岁月哪如歌?

  “这一切才刚刚开始……”面前的精灵眨眨眼睛说道。我疑惑的挠挠头,“你,是谁?”随后便是一阵极其紊乱的空间波动……

  记忆总是在时间的浪潮中,一点点消磨褪色,然后面目全非。

  三天前,我便是以这样的方式被带入第一个记忆碎片中,待我从眩晕中恢复过来之后便看到这一幕——四岁的“我”正用小螺丝刀把家里的电视机给拆分开来。“这是怎么回事?”我不惊反喜,咧着嘴问精灵。“这是你内心深处的记忆片段。”我看着自己挥舞着小螺丝刀,高兴的大叫着让爸爸妈妈快来看自己的成果。我不禁吐吐舌头,“去下一个地方么?”精灵轻轻一笑,温暖好看。“走吧……”

  这次的记忆碎片是九岁的“我”终于得到了梦寐以求的滑冰鞋,“我”在父亲的搀扶下一点点向前滑去。可父亲却突然放开了手,“我”重心不稳,一个趔趄摔在了地上,顿时嚎啕不哭起来。我和精灵相视而笑,“以前常听人说起,没想到自己也是这样过来的。”精灵笑而不语,拢了拢额前的蓝色乱发。忘了说,这是一个类似于人类少年的精灵,蓝发蓝眸,干净明亮。“走了……”精灵动了动唇角,拉我消失于这一记忆。

  年少时受的伤已不再疼痛,但却留下了永恒的烙印;我们以为可以轻易忘却,但时间却替我们一件件记下。

  有了前两次的经历,我逐渐轻车熟路,轻盈的跳到地面。我们躲在合欢树后面,十六岁的“我”正站在喜欢女生的楼下,手中捧着开得热烈的玫瑰。不停的模拟等下见到女孩时要说什么,要怎么做。没过多久,“我”终于鼓足了勇气,反手将玫瑰藏于身后,给女孩拨了一个电话,“我在你家楼下,可以下来么?”沉默了好久,听到女孩语气波动的回答了一声“恩!”我挂掉电话,有一点期待,又有一点害怕。而怀着这样的心情,“我”却在楼下等了一下午,心中的热情早已被淋熄。“我”愤怒的扔掉玫瑰,仓惶的,无助的,狼狈的逃走了。即使是到了现在,我仍是紧握双拳,手指关节也因过度用力变得泛白。精灵察觉到了我的异样,拍拍我的肩膀,示意我不要轻举妄动,只静观其变就好。

  而就在我走后的几分钟内,女孩就慌张的下了楼,奔跑着来到“我”刚刚站过的地方。颤抖着身体拾起了地上沾满泥污的玫瑰,“傻瓜,我知道…我都知道啊…可是,为什么你不能稍微再等等呢?当我得知你就在楼下的时候,你知道我有多开心么?我恨不得马上飞下来见你…可是,我的爷爷突发心脏病,我不能……”女孩落寞的坐在合欢树下,一张又一张的翻阅着从玫瑰里掉出来的卡片。我和精灵就在合欢树后面,我想要伸手将那美好抓在手里。可是,一瞬间我又像触电一般,缩回了手…精灵见我的样子,不禁轻问:“你有没有后悔过你以前……”“抱歉我打断你一下,没有。”我缓缓抬起头,流星“唰”的一声掠过心头。

  不记得那时的夜晚是什么颜色,但永远忘不了你在路灯下是什么样子。

  最后,精灵把我带回了现实,四岁的、九岁的、十六岁的“我”慢慢变成虚无,连同那心碎的女孩一起消失殆尽,面目全非。精灵飞向了天空,临行时留下一句话——

  时光无情,但却带不走记忆;那段美好或者疼痛的时光,既不能轻易触碰,也无法轻易忘记。
                                                                             一一时光精灵玛格丽特

  最后的最后,还是错过了,不过正如前面所说,并不后悔。因为那只是记忆,而人,注定是要向前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