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投稿
年少时的十年之约
发布:2016-07-26  作者:我稀罕你  点击:
     这一年,是2015年。此时距离张起灵入长白山青铜门已经十年。而王初冬,宋昙书已十年未见。这个时候网上发起了,无邪起灵的十年之约。八月相约长白山,迎接张起灵回家。作为盗墓笔记的死忠粉,王初冬也从单位请了几天假,风风火火的赶去长白山。那一日,看着登山的人山人海。王初冬不由默然。起灵无邪的十年之约,我来赴了?宋昙书,老娘和你的十年之约你可能来?
   十年前,王初冬十六岁,才上高一,还是天真无邪的年纪。那时候她还没自称老娘。那时候她最爱看盗墓笔记。宋昙书,也十六岁,上高一,也是盗墓笔记的书迷。他嘴角总是挂着淡淡的微笑,不过在王初冬看来,他笑的有点坏坏的。
    俗话说,两个人相遇不是故事就是事故。他们俩的相遇,很庆幸是故事。开学第一天,班主任排座位时将他们俩安排在一起,似乎青春就从排座位开始了。
   王初冬拿开椅子,就坐了上去。从书包里掏出来一本厚厚的书,封面上有四个大字,盗墓笔记。宋昙书,眼角的余光扫过就不淡定了。呦呵,盗墓笔记,你一个女孩子看这种书吗?宋昙书一脸的不可置信。
对,你有意见。王初冬美眸一瞥,杀气腾腾的说。没意见,我也喜欢看这本书。宋昙书急忙摆手,
然后两个人涛涛不绝的聊着盗墓笔记的剧情。聊着聊着发现对方都顺眼了许多。
时光在两个人一起看盗墓笔记的时候,偷偷的从身边溜走。随着对彼此的了解,两个人建立起了坚实的革命友谊。
    期中考试来临,王初冬因为在平时看了太多的课外书,所以拉下许多课程。现在别人在复习,她却在预习。考前一周,各种模拟试卷铺天盖地而来,尤其是数学,他除了认识字就是认识数字。
每次考试后都有一个大扫除,同学们在班里忙的热火朝天的。她拿着扫帚扫地,扫到他们的桌子那里,她一个转身,不小心碰掉了他的本子。打来一看,各种数学题工工整整的排列在上面,一道题有各种解法。这么厉害,但他怎么就考不好,数学也做差到家。他肯定是装的,这么做,背后会是什么原因呢?
   一周后王初冬考试考的一塌糊涂,小脸面色憔悴,脸上好像写了三个字,别理我。宋昙书的成绩也是惨不忍睹,他却是无喜无悲。
   看着同桌不开心,宋昙书想了想,然后用书遮着脸,露出妩媚的神情,同时左手捏成兰花指,尖声细语的     说,“小东子,你还记得大明湖畔的小书子吗?”
   王初冬看了以后一脸嫌弃,感觉要鸡皮疙瘩掉一地。宋昙书依旧乐此不疲,掐着兰花指,抛媚眼。咳咳,王初冬清了清嗓子,说道:“小书子,哀家饿了。”
   嗻,小的这就去办。
   不多时宋昙书提着一大袋零食,塞到王初冬怀里。看着满满的零食,王初冬瞬间眉开眼笑。
宋昙书看着她一边吃零食,一边气呼呼的骂题出的太难了。宋昙书赶紧接话茬,真难,我都不会。看着她吃零食的可爱样子,宋昙书觉得,每天流水账般的生活,有她,挺好。
   王初冬吃完零食,瞥见了他桌子上的本子。拿起本子,翻开,上面铺列了密密麻麻的数学题。面色不善的看着宋昙书说:“解释解释,你怎么可以欺骗我。不给我个交代今天咱们没完。”
   他无奈的道出了原因:他是故意的。父母离婚,两个人工作忙,年迈的奶奶照顾她。只有宋昙书考试不及格,他们才会来看看他,教训他,不理解他们一片苦心。但是在平时基本上见不到他们。宋昙书说到父母训斥他时竟是一脸享受的神情,有点小满足。随后眼神一黯,满脸的哀伤与落寞。说到:初冬,我好羡慕你。羡慕你每天都能见到父母。
   王初冬也不知道如何去安慰他,一时间两人都默契的不说话了……
   周末,宋昙书说,一起骑着自行车去城北,要带她去一个地方。两人骑自行车往城北去。阳光正好,微风徐徐,显的一切都是那么的波澜不惊。
   不多时在一个狭窄的小巷子里下了车。来到一家梳子铺,铺子里摆满了各种梳子,木梳,牛角梳,手柄或长或短。屋子里一尘不染,陈设朴素,却又十分精致。
陈爷爷,我来看你了。宋昙书很高兴咧来嘴叫道,昙书来了,声音显的中气足,里面走出了位精神矍铄的老爷子,戴着老花镜,身穿围裙。
   昙书,还带同学来了,快点进来,闺女,进来坐。老爷子热情招待王初冬。
整个下午,两个人在陪老爷子聊天解闷。当老爷爷要工作时,他们就站在一边观摩。老人在简陋的机器上磨梳子,神情显的尤为严肃,一丝不苟。很快一块梳子的大概被打磨了出来,接下来就是用刻刀在梳体上刻下花纹。更快在老人的娴熟技艺下下成品出来,雕刻的花纹细致入微,枝干纹理细如丝线,可行刀走笔中才显技艺精湛,可谓技近乎道矣,不多时一副穿神的寒梅傲雪图跃然于木梳主体,一剪寒梅傲立雪中,好似有暗香浮动盈袖来。称的上精美传神。
   宋昙书看罢,跃跃欲试,也尝试着做了一个梳子。当成品做出来后,他不好意思的拿了出来,就藏在背后。
王初冬一脸期待的看着他,宋昙书,把你做的梳子拿出来我看看。还是别啦!宋昙书赶紧道,让我看看,男人,不能怂。在王初冬的循循善诱下,罢了,丑媳妇终得见公婆。他心想,于是在两众瞩目下拿出了自己的作品。他的作品,确实与陈爷爷做的木梳不同。木梳宽大,梳牙参差不齐,甚是“豪放不羁”。王初冬看完后再也忍不住了,笑的花枝乱颤,笑的都快岔气了,宋昙书,你这做的是木菜刀!今晚拿回家去砍瓜切菜吧!王初冬不由的打趣他。宋昙书满脸黑线。傍晚两个人走出梳子铺,骑车回家。夕阳西下,落日余晖拉长了他们的身影。他们在路上嘻嘻哈哈的聊天,从学校那个秃瓢的教导主任,到网上的各种趣闻。两个少年的心越走越近了。
   时间如流水,转瞬又一年。经历了文理分科的痛苦纠结,不紧不慢的进入了高二下学期,是2005年,盗墓笔记更到末期,在八月十七,张起灵入长白山,替吴邪镇守青铜门。有网友点评,用我一生换你十年天真无邪,道尽世间一切情事。
   而此时,王初冬还不知道在不久以后,一场别离在等着她。
   日子不紧不慢的过着。
   马上就是期末考试了。最后几天都是在书山题海中沉浮。
   下节课是那门课?王初冬有气无力的问到,最近几天的复习,各科题目将她打击的体无完肤,迷茫,还是迷茫。
   英语,宋昙书一副看待白痴的目光。
   叮叮叮,上课铃响了。
  “同学们,把上次我让你们做的英语试卷拿出来。”一位胡子拉嚓的中年男人,操着一口乡音浓厚的英语,据说是东北那旮旯的。
    每次听到他那东北口音的英语,王初冬都忍不住想笑。这次她没憋住,捂着嘴笑了起来。
    那个捂嘴笑的同学,站起来回答问题。选择题第一个选什么?听到老师喊自己的名字,王初冬一个激灵,站了起来,满脸无辜的看着老师,请回答选择题第一题的答案,看着老师不太友善的眼神看着她。突然一张卷子递了过来,扭头一看是宋昙书的卷子。王初冬拿起来,理直气壮的读了出来。
第一个选,c。
   “你把其余的都说一下答案吧!”老师面无表情的看着她,说到。
   “d,a,b,c,……\"王初冬看着试卷读了出来。
   \'坐下吧!这个同学说的都正确。\'英语老师摆手示意她坐下
   宋昙书,你英语现在怎么这么厉害。是不是每周去补习英语呀?王初冬一脸好奇的询问他。
嗯,他点了点头,你在哪里补课的?我也要去报一个班。
丝路英语。
……
    很快的,高期末考试如期来临。王初冬考的也不算差。不过,暑假也是在补课中过去,毕竟开学高三了。八月七日,趁着补习班难得的休息,王初冬早上还在懒床,就被诺基亚的经典铃声吵醒,喂,谁呀?王初冬不满的说到,初冬,我今天就出国了,能来送送我吗?。电话那端传来一声熟悉的嗓音。宋昙书,你要出国了。为什么?王初冬一脸错愕,
   爸妈离婚,妈妈得到了抚养权,我跟着妈妈。宋昙书声音却显的苍白无力。
   你几点走?
   两个小时后,云湖机场。
   你在机场等我。王初冬迅速的换下衣服,穿起鞋子就打的往机场赶。
   一个多小时后,王初冬到达云湖机场。
   宋昙书,你在哪里呢?王初冬拨打了他的电话号码。焦急的看着四周的人群。
初冬,我在这呢?一声大呼传来,双臂挥舞着,王初冬看到他了就跑了过去。看到他身边站着一个妆容精致的女人,眉眼之间和宋昙书有几分相似。妈,你能回避一下吗?我想和我同学说几句话。宋昙书看着他妈妈说到。别太久,等一会儿就上飞机了。
   你怎么不早和我说一声呢?王初冬略带哭腔的说,
   “我也不想太早和你说,毕竟同桌两年了。我有点舍不得你。”
听着听着,王初冬就哭了。
    “初冬,别哭,我就是去国外几年,回来我也是“海龟”了“。“对,你就是大乌龟。“哭着哭着王初冬破涕为笑。
   “好,就这样,你笑的时候真好看。”宋昙书笑着说道,
   “给”,宋昙书掏出来一个十分精致木盒子,递给她。初冬再见。王初冬突然想到了一件事。大喊,宋昙书,别忘了十年之约。宋昙书摆了摆手头也不回的走进了检票口,带着哭腔回了一声,我一定赴约。
王初冬打开那个精致木盒子,看到里面躺着一把木梳子,梳子上有一行字映入眼帘,那是是她十分熟悉的字体,是宋昙书篆刻,用我一生换你十年天真无邪。梳子下是一封信。打开后,一字一句的读着,一直读的泪流满面。初冬亲启,见字如面。当你看到这封信时,我也坐上了去异国他乡的飞机,开始另一段生活。和你再一起的日子很开心,打打闹闹,喜乐悲欢,交织在一起,构建了咱们独一无二的青春。你是我青春里的向日葵,花开向阳,不惹烦扰。是不是说这些话不爷们了,那我就此打住了。初冬,你记得要好好学习,父母都希望自己的孩子比别人家的孩子出色。我未得到的成绩你得替我得到,我很想考班里第一的。不过原因你也知道。且附诗一首,聊表心意。城南初冬如相问,一片冰心在木梳。十六七岁多峥嵘,鲜衣怒马,行知万里路。长忆民族事,几番韶华共度。提笔也从容,豪气干云出。书山勤为路,学海苦做舟。愿有折桂蟾宫日,鸿雁寄传锦书。
    半个月后,王初冬努力的平复心情。她四处打丝路英语,才知道那个是一个出色的托福考试机构。只有出国的人才会上托福班,我怎么没早点打听呢!可又能如何?\'王初冬苦笑一声。
    昙书,我要好好学习了。我要考咱们班第一,我要做一个好学生。王初冬告诉自己,要努力。高三是一段兵荒马乱的青春。王初冬将盗墓笔记的实体书封好,藏在了床下。开始执笔奋战于书山题海之中,沉迷于语英数等学科中无法自拔。高三呼啸而过,王初冬也不知道多少次做题做的都睡着了。有时候就算在梦里,她都感觉在背英语单词。努力终于没有被辜负。高考她考上了一所一本大学,高考成绩也是班级第一。成为那一届最大的黑马。
    高三的繁重学习,也给王初冬留下了近视眼。十米之内,人畜不分。一年的与世隔绝,终于结束了。她打听到他的QQ。开始在QQ上联系。于是两个人默契的确定了恋爱关系,宋昙书有时会趁着假期中回国,带着王初冬四处旅游,江南江北,皆有他们的足迹。可是一年后,他如同在人间消失,QQ头像灰暗,所有的说说都被清空了,她给他留了很多留言,他都没回复。只有一条个性签名,孤零零的挂在空间里,用我一生,换你十年天真无邪。王初冬幽幽一叹,他为什么不理我,难道是变心了。一时间她心乱如麻,难过了许久/
   流光容易把人抛,岁月穿梭催人老。他离开的第五年,陈爷爷去世,此时王初冬才知道他的真名,陈清越。老爷子走的前几个月,身子骨仍然很健朗。王初冬趁着放假去看他。老爷子也问起宋昙书,王初冬只能摇头说,不知道。老爷子有时候会向她讲起了自己与陈奶奶的故事。1939年,那是个兵荒马乱的年代。陈爷爷有感国难当头,兴亡之责,匹夫有之。忍痛与陈奶奶别离,遂弃笔从戎,投身军伍,先是在国民党中任职营长,后看到在抗战后期国民党,政治腐败,民心相背。于是加入中央红军,在占领南京的渡江战役中,立下赫赫战功,升任兵团团长。新中国成立后,陈爷爷毅然解甲归田,与陈奶奶相聚。战乱纷纷,家书难寄。细数过往年岁,江湖夜雨十年灯。当说到陈爷爷见到陈奶奶的时候,他的露出怀缅的神色,目光柔和,满是爱意。陈爷爷还乡时对陈奶奶说,不拿枪了,握着你的手,比什么都好。再到后来的文革,陈爷爷因为在国民党中任职过,受到了大字盘的批斗。陈爷爷和陈奶奶也没想过分开,互相扶持的渡过了那段秩序混乱不堪的年……几天后,老人阖然而逝。王初冬在他QQ上留言,:陈爷爷去世了。宋昙书那边也没有任何消息。
   命运像个喜怒无常的小孩子,总喜欢捉弄人。这一路辗转,竟然是十年。这十年里,王初冬也谈过两场恋爱,可都没走到最后。两个前男友,都有一部分像宋昙书。可见她心中仍旧挂念着他。世上没有两片相同的树叶,也没有一模一样的人。有人说,物是人非事事休,她心里总在想,过尽千帆皆不是,怎么去将就。也就这样了,随遇而安,静静的等着宋昙书的出现。二十五岁的姑娘,父母天天在耳边唠叨,该谈婚论嫁了。七大姑八大姨争相介绍男友。她也一一的去见他们,礼貌的一一回绝。趁着这几天假期,来长白山赴十年约。也清静一下。
    启程之前,她曾在他QQ留言上提醒着宋昙书。八月十七,瓶邪十年之约。登山途中她也是很纠结他会不会来。罢了,不想了。王初冬收摄心神,不在多想,只是一心的爬山。
    拄着登山棍的她,费力的在崎岖不平的山路上走着。突然脚下一滑,再也保持不了身体的平衡,啪的摔在山路上,眼镜也摔掉了。模糊间看到一个颀长的身影,伸出一只手来,王初冬想都没想就抓住了。手的主人发力,王初冬被拉了上来。站好以后,她急忙撒开手,说了声谢谢,手里还留着那人手里的余温。那人递给她眼镜,刚想道谢,就看到了眼前一个熟悉的面孔,这个面孔令她耿耿于怀了十年。这么多年过去,他已经改变了太多太多,眉目英挺,容貌清秀,可嘴角的坏笑,仍旧让她找到了当年的影子。
   宋昙书,是你吗?王初冬紧张的问道,
   小冬子,你还记得大明湖畔的小书子吗?
   王初冬闻言一个劲的点头。他来赴约了,那就好,别的都不重要。
宋昙书拉着她继续登山。长白山顶,全国的书友来赴起灵吴邪的十年之约,所幸,他也来赴他们的十年之约。十月,三叔更完了盗墓笔记。吴邪在长白山找回了张起灵,至此十年之约,瓶邪未曾爽约。而宋昙书和王初冬的十年之约,也如约前来。两个人依偎在一起,共看天地浩大。三叔在盗墓笔记的最后写到,我居北海君南海,寄雁传书谢不能。 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这一天,来的晚,却又不算太晚。一切刚刚好,两个人都还年轻,都还念着彼此。
    坐在山顶,他们彼此聊着天。宋昙书讲了一下。出国的第二年,他申请了华盛顿州的西雅图大学。准备拿到学位后就回国找王初冬。谁知道,在他大学二年级,他母亲生意失败,受不了打击,一病不起。他也没能中继学业,选择了休学,带母亲辗转美国各州治病,五年后,母亲的病情逐渐好转,他也想过回来找她。可是他犹豫了,多年未见,她兴许有了男朋友,自己也不该去打扰她的生活了,所以他宁愿不出现。天意弄人,纵然两情相悦,也整整阔别了十年。
   当晚,宋昙书的QQ,那个十年都不变的个性签名也换了,愿用我余生护你今后平安喜乐,天真无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