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投稿
我的老父亲
发布:2016-08-31  作者:★請不要╰為我流淚★  点击:
    今年三月份刚来学校不久,就接到父亲摔成粉碎性骨折的厄运,可是一直都没回家的看望过,就因为能找到一个属于自己的工作,可是直到今日一无所有,连回家看望老父亲一言都没做到。还记得这次离家时老父亲一直跟在我身后,默默的送到我坐上车,在家时他把身上仅有的1500元交给我,其中有着20多块的一元的零钱,看到这些,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走到今日事对是错,我不敢只对着老父亲,只是说我拿1000吧,最后还是老父亲硬是又给我200,就这样,我拿着父亲那1200元血汗钱离家了……我不知道,那300家里能用多久,可是时日不久,就听到了老爸摔得厄运。
    在我的记忆中,每次离家,父亲都要亲自送到车站,看我上车后才恋恋不舍的回去,看着渐渐衰老的父亲,我的心里总会涌出一种莫名的恐慌,我真害怕我的老爸哪一天会悄悄的离开我们----”
一直想写写我那朴实憨厚的老爸,却一直没有动笔,因为我总感觉自己笨拙的文字实在很难状写父亲精神于万一。
    无论常年头戴一块分不清本色的毛巾及破衣褴褛的装束,还是抡圆了镢头刨地、压在重担下攀爬山路的形象定格,都确切无疑地表明,我的父亲是农民。父亲古朴、黝黑的脸显现着仁慈和憨厚,也带着一种执著,在我们姐弟还很小的时候,为了补贴家用,早早地去了南方打工,凭着自己那一生的蛮近,进砖厂,在我的记忆里,这二十多年的老父亲明年去的地方都是砖厂。那个年代,没有电话,通信也及不方便。父亲走后,很长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他的消息。我便是一天天数着日子过、放学回家搬个板凳坐在门口期盼父亲的身影会突然出项。终于,收到了父亲邮寄过来的信件和汇款,父亲在信中说的最多的还是我们姐弟三个。父亲每次回来,都会高兴地把我举过头,用胡子扎我的脸,会给我买好吃的好玩的。然而,幸福的时间总是太短暂、父亲回来的时间不过是匆匆几天。每次父亲走时,都背着一个大包,里面就几件衣服和所有的被褥。
    不知多少回梦到父亲,都是在田头地边,依然在不计辛劳地开田修地,把人生的全部希撒种在那片土地,掺入土中。
    父亲在一天一天的老去,身体状况一年不如一年,看着渐渐衰老的父亲,我的心里总会涌出一种莫名的恐慌,我真害怕我的老爸哪一天会悄悄的离开我们----
    祝福我敬爱的老爸健康长寿,安享百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