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投稿
我还是没能等到你
发布:2016-10-10  作者:cqy1997  点击:
                                                   一
  别等不该等的人,别伤不该伤的心。我们真的要在很久以后,才能明白,自己怀念的是怎样的人,怎样的事。阳光透过窗,洒在我的身上,我的脸皱成一团。我忍不住朝窗外看去,外面风景正好,不负大好时光。突然有一种疼痛,击中了我游荡于教室外的灵魂,击碎了我飘渺的梦境。回过神来,战战兢兢地和历史老师的眼睛对上,却意外地发现她在用和善的眼神看着我,微笑着说:“肖阳,你的位置离窗户最近,去把窗帘拉上。”我急匆匆地跑去把窗帘关上,阴影中夏季的教室少了些炎热浮躁。就这样又尴尬地度过了一节课,这样的走神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最近这一个月几乎每天都会发生,我尽力控制自己,却也无可奈何。
    “肖阳,你最近是不是生病?”沈月担心的说,那一瞬间皱眉时的样子很好看。
   “没有,只是遇见了足以让我快乐又忧伤的事。”我平静地说
   “什么事?说来听听。”沈月激动地像发现了新世界的大门。
    “行,不过现在快上课了,再找个时间给你讲吧。”我笑了笑说
   “好,一言为定,我等你,你不说,你就是小狗。”沈月边说边转过了身子。阳光照在她的脸上,可以看到她洁白面庞上泛着的红晕。
     要不是上课铃响,我差点沉浸在沈月的可爱模样里。
                                                        二
    第一次见到沈月是在高二文理分班后的一个星期。当老师热情的介绍沈月如何如何用功和漂亮时,我根本就不屑一顾,反正文科班女生多,多一个少一个也无所谓,我还在抱怨,为什么不能来几个女老师呀,除了历史老师其他科目老师都是男的,天天看一群大老爷们儿上课,真是审美疲劳。
   “那你就先委屈一下,坐最后一排靠窗的那个空位吧,那座位周围没有人,你也可以有一个安静的环境学习。”班主任似乎很为新同学考虑呀。
  “那你考虑一下我好不好,什么叫座位周围没有人,我不是人吗?”看来我的沉默寡言让班主任都开始忽视我了。不过还好,有每个月的考试的排名能让我怒刷一波存在感,班主任他还不至于忘了我。只是我一个人默默奉献的壮举要被人看见了。
    沈月慢慢地朝我身旁的位置走来,也朝我走来,她的脸庞越来越清晰。但她却没有丝毫的紧张感,保持着和现在一样的微笑,如梨花一样清香。我不好意思,转过头,尽量不和她的眼睛对视。怕自己会被吸进她的世界里。
   就这样我在高中有了第一个同桌,高一基本坐讲台一侧,高二分班后一直坐在最后一排那个角落位置,因为班里人数不齐,所以一直没有换座位,也没有同桌。当然也不是因为性格孤僻才这样哦,我对老师惜字如金,对我要好的朋友可从来不沉默寡言。我只是适应了一个人学习的环境,不希望有人打扰。
   可你却偏偏走进了我的世界,或者是我我误打误撞地走进了你的世界。
   沈月很漂亮,鹅蛋脸有点微微发胖,一双眼睛像在水中浸泡过一般明亮,刘海整齐的垂下,正好遮住她细细地眉毛。她就是传说中只能在学生时代看到的清纯少女吧。可是我的日子不好过了,自从她来了以后,几乎每天都有男生在她周围转悠。要么是约她吃东西,要么是约她看书,还有约自习的,吵得我心烦意乱。我安静学习的美好愿望就这样破碎了,为什么她那么受欢迎,怎么没有女生围着我转呀,不公平。不过这样的日子也只持续了一个星期,毕竟文科班只有那几个男生。让我奇怪的是,无论是谁,其中还有公认的班草,追她多久,她都婉言拒绝。我开始怀疑她已经有了男朋友,就不想太多了。
                                                  三
     时间一天天过去,只有窗外的树叶记得我们所有的心事。高二期末前的最后一次摸底考试成绩终于等到了,我还是勉强保持住了往日前十的排名,可惜略有退步。我习惯性地把成绩下降的怒火牵强地转移到老师批改试卷太慢上,想要问问沈月同不同意我的看法。却看见沈月拿着成绩单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她的头发被夕阳印成了酒红色,一缕发丝遮挡住了她的侧脸,隐隐约约像是故意不让我看见。我看得忘神,忍不住轻轻地伸手撩起她那缕发丝。我却看见了她最脆弱的样子,那一刻我很想给她安慰,想要保护她,让她不再哭泣。她转过头看着我,那双流过泪的双眸更加清澈了。我的手早已经被她抓住,无处遁逃,我的心跳加快,这是我第一次因偷窥女生伤心而害羞,谁也不希望被别人看到自己脆弱的一面。即使是难过,也得在一个人的时候。我一时不知道对沈月说什么好,只得憋出毫无用处的三个字“对不起。”
    沈月用手轻轻地点了点两行若有若无的泪痕,左手依然抓着我手。她带着鼻音说“没关系,不过这个周末你得给我补习。”她的脸上又浮现出天真的微笑,与我和她最初见面时一样。“这会不会有种钦定的感觉呀,我本来准备考完试好好放松的。”虽然心里这麽想,可为了补偿,嘴上却答应了她。“好,明天8点准时在这里集合,不准迟到。”沈月高兴地说。“8点!好,你说什么都答应”我感到很无奈。“嗯,放学了,我先走了,明天不见不散。”她终于松开了我的手,背上书包离开了我的视线。
    我看着沈月的背影,叹了口气“看来这个周末不能回家了,晚上一个人在出租房里也很无聊,不如就来教室上自习吧,顺便改改试卷上的错题,第一次给别人补习,可不能让人失望。”想到这里,我本来郁结的心情竟然充满了莫名的斗志。
                                                   四
    自习了一节课,果然假期就该放松呀,错题什么的根本无心批改。去外面转转吧,这样宁静的夜晚不多见。我来到走廊上,凉爽的夏夜风吹散了我的燥热,我看着天空的点点星光,是否你也同样在仰望,我想快点到远方,看看某个熟悉又陌生的人的模样。
    不过星空很美,看久了脖子也会酸。我低下头,两栋教学楼之间的空地,空无一人。没有了学生,这个学校太寂寞。二楼一盏明亮的灯光在忽明忽暗的声控灯中格外显眼,那是理科实验班的教室,还有学霸在学习。
    什么,居然有比我用功的人,我不相信,我要去一探究竟。我大摇大摆地下楼,想看看那学霸长什么样子。到了教室后门,我用班主任专用偷窥姿势看见了一个穿着校服的女生,她一直用笔在试卷上写着些什么,背挺地很直,一看就是保持了多年的习惯,也许是比较高并且瘦的缘故,肥大的校服也变得很挺拔了,留着似乎我在哪里见过的马尾,末梢批散在后背,又有一点不羁的个性。正当我看得入神,她放下笔,伸了个懒腰,从座位站了起来,一转身就看到了我。
  突然我的脑袋一震,像被硬物击中了头部,她是夏冰,有关于她的片段像电影胶卷一样在脑海里播放,她的一颦一笑,一言一语我都记忆犹新。夏冰是我的小学同学,因为长得好看,班里不少男生都喜欢她,我也不例外。如果说小学的喜欢是因为我们都不懂什么是感情,那我为什么还会痴迷她到现在。我对她的感情直到小学毕业也没敢说出来,她是我触摸不到的高度。和她彻底分开后我暗自下定决心,再和她遇见的时候,不再是小学时候的狼狈模样。从那时开始我渴望成长,渴望改变,变成她喜欢的样子,想着有资格能在填志愿前给她打一个电话,说我想和你读同一个大学。就这样,我十年如一日地读书,不敢让自己停下,不顾每晚膝盖的疼痛也要和同学一起跑步。到高中,我觉得我的成绩可以了,我长高了,我变瘦了,准备三年后履行自己对自己许下的诺言了。可是我还是败了,我早该想到,自己在成长,别人也会成长,有些人真的像天上的星星,永远也无法企及。
   夏冰的脸没有了小学时的婴儿肥,瓜子脸的轮廓非常鲜明,五官分布地恰到好处,像是漫画家按照比例画出来的女主角,白皙的皮肤看不到一点多余的毛发。高挑的身材让难看的校服异常修身。
   我看着她,想要说些什么却支支吾吾地说不出口,不知道脸红没有,只记得它在微微发烫。最后还是她开口了“好久不见了,肖阳”我不敢看她却又想多看她几眼“嗯…”欲言又止。
“刚算完这道压轴题,头很疼,正想去操场透透气,你要一起去吗?”夏冰保持着和小学一样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表情,和我内心的激动形成鲜明的对比。“好”我说,这个字让我恢复了平静,找回了迷失的自信。
   周末的操场很安静,幼小的飞虫绕着昏黄的路灯不停的转着,漫天星光闪烁,偶尔一阵风吹过,抚过我的眉梢。整个操场只有我们两个人,寂静地出奇,似乎可以听到两人的呼吸声。我们就这样走着,一句话也不说,我心里明明有着千言万语想要对眼前的这个人说,每到夜晚一个人的时候就练习一遍,连语气都害怕出错,可现在我却哑口无言。
  “算算我们已经六年没有见面了吧,这几年过得怎么样?”打破沉默的还是夏冰。
   “过得还算好,自己有目标并且一直坚持着。”我看着她的侧脸说。
  “哦,是吗? 那还不错。”她薄薄的嘴唇动了动。
    我不知道该回答什么,又回到了沉默的环境里。我们都穿着白色夏季校服,不知是我有意还是无意,我的胳膊触碰到了她的肌肤,或许是这种似有似无的感觉给了我勇气。我绕到她的身前,看着她的眼睛,大声地说“我一直很喜欢你。”虽然是夏天,可我的身体还在发抖,心就快跳出来一样。我紧张地转过身又说“你的答案怎样都无所谓,我只是把我想对你说的千言万语凝结在这一句话里,谁叫我配不上你呢。”我苦笑着。“你想说的话,可以在高考以后对我说吗?那天我会在校门口的花台旁等你。”夏冰用颤抖的声音说。“一言为定?”我还是不敢回头看她。“一言为定。”夏冰说。
   对啊,我们都还是学生呀,谁也无法摆脱这样的命运,唯一能做的只有等待。轻薄的窗遮挡不住皎洁的月光,我的房间很明亮。我把头埋进枕头,生怕别人看到我流泪时候的样子。
                                                    五
   虽然很难过,但还是没有忘记对沈月的约定。第二天早早起床,洗漱完后踏着阳光,走进了教室。结果沈月着实把我吓了一跳。红色方格子的百折短裙,加上白色短袖收腰上衣,一般男生看了根本把持不住啊,喂,还有那披散的头发是怎么回事,我承认你这样比穿校服的时候好看得多,但你这是来补习的吗?给我保持良好的学习态度啊。还没等我的内心吐槽完,沈月走到了我的身旁,拉住了我的手说“这个城市你比较熟,带我去好玩的地方吧。”“那补习?”我问。“明天吧”沈月敷衍地说。“行,你说什么我都答应你,谁叫我犯了错呢?”我叹了口气说,“走吧,我带你去这个城市最好玩的游乐场。”我也跟着激动了,有乐就去,天经地义。“好!”沈月很开心。
   大概两个小时的时间,我们就到达了目的地,地铁真方便呀。我和沈月从白天玩到傍晚,捕鱼,冲浪,过山车,旋转木马等等,只要是游玩设施我们都玩了个遍。最后实在太累,就在街边的小店买了个冰淇淋,坐在椅子上边吃边乘凉。我看着她满嘴都是奶油,但还是保持微笑的样子,感觉自己的伤痕都被抹去了,感觉不到一点疼痛。
“你盯着我干什么呀,眼神好奇怪。”沈月边吃边说。
 “我说你好歹是个美女,吃东西的时候能不能矜持一点?”我吐槽道。
“可以呀,不过在你面前就算啦~,嘻嘻”她露出阴险的笑容,“你看摩天轮,我们去体验一下,好吗?”她用手指着身后巨大的摩天轮。“行啊,我从小到大还没有坐过那玩意儿呢,你吃完就走吧。”我看着她说。沈月三下五除二就把冰淇凌吃完了,又拉住我的手直奔购票厅,像是怕我随时跑了一样。
   摩天轮上的风景很好,到了最上端,几乎可以看见整个小镇,天色渐晚,房屋前亮起了小灯,星星点点。
“肖阳,你知道男生和女生一起坐摩天轮的意义吗?”耳边传来了沈月的声音。我转过头,看见她低着头,双手用力抓紧裙子。我的眼睛不自觉地望向了窗外,假装很好奇地说“不知道啊,我回去查下百度。”“不用查了,不知道就算了。”沈月还是低着头,头发的遮掩她的侧脸,让我看不清她的表情。“好”这个字说完,摩天轮就停下了。
   又是两个小时,我们回到了学校。“今天很开心,谢谢你陪我。”沈月看着我,笑着说。“你放松了就好,不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我会一直帮助你的。”我说。“你也别太骄傲,说不定哪天我就追上你了。”“嗯,我等着”我笑着说。
    那个周末以后,一切又回到了原点。吃饭,上课,睡觉,食堂,教室,宿舍三点一线。我们都把自己最美好的心思愿放到箱底,只是为了能够有足够的勇气和底气把它再次拿出来时。
                                                  六
  学校的栀子花开了,高考也终于结束了,不管结果怎样,过程怎样,我们都一起经历了。现在是兑现诺言的时候了,我拿着还没来得及放在房间里的笔匆忙赶到了学校门口,我没有看见夏冰,从傍晚等到黑夜,我没有看见她,她再也不会来了,就这样消失在了我的生命中。不知不觉,眼泪已经落下,滴进了花台,对不起,让花儿尝到了这苦涩的味道,昏黄的灯光照得我说不出话来,花台里的这棵老树见证了多少学生的秘密,我不得而知。我拖着疲惫的身体,往出租屋的方向走去,还有行李没有收拾,明天就要永远地离开这里。突然我看见红绿灯的对面,有人对我挥手,黑夜里看不清是谁。她慢慢走过来,昏暗的灯光中,我看见了她,她是沈月。
    沈月看见了我,也很惊讶,随后眼神暗淡了下去。小声地说“刚才有个女生,她说她叫夏冰,叫我给在这里等她的男生带句话,说不要再等她,她不会再回来了。”我哽噎地说“嗯,知道了。”硬生生地把眼泪憋了回去。我一抬头,才知道沈月哭了,但还是抽泣地说“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你快乐又忧伤的事,是什么了吗?”
我眼睛不知道看哪里,只能说“对不起,对不起,沈月”。她不停地用手拭去眼角的泪水,强言欢笑“我知道了,我再也等不到那句话了。”
    青春时的散场总是匆忙,到分别的时候才明白,那几年的等待不过是一场空,当自己明白时,那人已经离去,只剩下自己被留在原地,无奈地说“我还是没能等到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