绪言
阅读,是每一个人都会有的人生体验。对于老师而言,阅读绝不陌生,每个人都能洋洋洒洒写出自己的阅读故事。然而对于某些教师来说,阅读之于他们,不仅仅是休闲,不仅仅是遣怀,更是一种成长的推动力。2007年的秋天,我们需要阅读,读懂教育这本书,读出不一样的感受,读出收获,读出成长。

“三日不读书,便觉语言无味,面目可憎。”在今天,宋人黄庭坚的这句话或许会被很多人认为太矫情。 虽然酷爱阅读,并通过阅读建立起颇具个性化的教育教学观念和技能的教师有不少,仅记者接触过的就有吉林的张曼凌,辽宁的刘卫民,北京的窦桂梅,山东的孙明霞,山西的聂明智,河南的窦爱君,安徽的薛瑞萍、吴礼明,湖南的冯梅,陕西的魏智渊,重庆的魏勇、周迪谦,四川的李镇西,广东的陈晓华等。江浙一带,这样的教师就更多了。但在我国国民图书阅读率持续走低的大背景下,教师群体的阅读状况不容乐观。


令人尴尬的教书不读书现象

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编辑、大夏书系策划人吴法源告诉记者,现在全国每年新出版的图书约有12万多种,如果加上修订、重印和再版,数量可能达到20万种,而其中,教育书籍只有三千多种。从出版社销量监控来看,每月销量在100本以上的教育书籍只有100种左右。教书的人不读书(不包括教科书以及教参、习题集等教辅类书籍),在相当程度上来说,这是一个相当尴尬却又无奈的现实。出于经济方面的考虑,一些教育类出版社已经开始收缩出版规模。


功利性阅读不可取吗


陈大伟在多年的教师教育工作中也发现,新教师的阅读积极性比中老年教师高,原因就是新教师面临的工作压力比中老年教师大,“不安全感迫使新教师去阅读”。有人批评说,教师的这种阅读太功利。陈大伟认为,带着问题去读,通过读书解决工作中的问题,这有什么不好?阅读习惯不是短时间内能养成的。哪怕教师是为了评职称写论文需要去买书读书,也是好事,应该肯定。一开始就强调阅读的深度、广度问题,只会打击教师的阅读兴趣。

我读书我快乐
·当苏东坡遇上林语堂 ·通向幸福之路的探寻
·一部“煮海为盐”的书 ·品席慕蓉《莲的心事》
·让爱的阳光普照每一颗稚嫩的心灵 ·爱是教育的底色
·就像春草长在原野上 ·解读“责任”
 
 
不可不读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