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全国2卷-全文翻译-2021版全国卷5真-金考卷
年级高三 版本通用版 科目英语 大小15.68K 下载23次 时间2022-07-27
下载

A


我最喜欢的书籍


Jo UsmarCosmopolitan的一名作者,也是This Book Will系列生活方式图书的合著者。下面是她挑选出的自己最喜欢的几本书籍。


《玛蒂尔达》


Roald Dahl


我曾经写过一篇论文,是关于童话对Roald Dahl的写作有何影响的,这让我对Roald Dahl那奇怪而又可爱的世界有了新的理解。玛蒂尔达与她那冷酷的父母及专横的女校长Trunchbull小姐之间的斗争既引人发笑又惊心动魄,但也令人向往。


《天黑以后》


村上春树


这是关于两个姐妹的故事——一个叫爱丽,是名模特,睡觉睡到天昏地暗并且不愿醒来;另一个叫玛丽,是名年轻的学生。玛丽在试图跟姐姐打交道的过程中,开始改变了她的生活,并发现了一个有各种各样的“夜猫子”的世界,他们都隐藏着自己的秘密。


《消失的爱人》


Gillian Flynn


当这个地球上其他所有人都喜欢这部小说的时候,我会产生些许不愿让自己喜欢它的心理,但是这部恐怖小说太精彩了。从一开始NickAmy争相赢取你的信任时,故事就充满了紧张感和不安感。这是一部真正的悬疑小说,当你意识到真正发生了什么时,那种沮丧感会给你带来极大的乐趣。


《末日来临》


Stephen King


这是一本优秀的奇幻小说,其作者是世界上最好的小说家之一。当一次严重爆发的流感摧毁了世界99.4%的人口之后,在幸存下来的人群之中展开了一场正义与邪恶的斗争。Randall Flagg是最为可怕的角色之一。


B


“你可以把我当作最后的选择,如果没有其他志愿者,那么我将自愿加入。”在我替我家孩子的曲棍球俱乐部发出一份征集志愿者的请求以后,我便收到了这样一份来自家长的真实答复。


我想可能是工作日程安排太紧了,或者是社交焦虑让她还难以采取行动来为一项不知名的运动提供帮助。她可能只需要我再多费一点点口舌就能说服。于是我又一次尝试,并触动她的心弦。我提到那位有着四个孩子,还在主持大局的单亲妈妈,我还谈到有位父亲在训练一个连他自己的孩子都不在其中的团队……这时,那位不情愿的家长开口了:“好的。可以,我会加入的。”


我暗自松了一口气,因为我知道,在许多人当中分担志愿者的责任是需要真正的力量的。这位不情愿的家长需要安排用餐时间,发送电子邮件,还要筹钱购买季末礼物。在某个过程中,同样是这位家长最终会成为团队中极有价值的一员。教练能够把注意力集中在孩子们身上,而其他父母则因为不用为下一个赛季操心而感到欣慰。给这些斗志昂扬的孩子们分发切好的橘子,就像看着自己的孩子进球一样令人兴奋。


尽管如此,当赛季结束时,我们大多数的志愿者依然会松一口气。与这种宽慰相结合的是对为什么同样一批人会经常回来的深刻理解:当你慷慨地给予你的时间、金钱、技能或服务时,这种与社区相联系的感觉会带给你真正的快乐。做志愿者的感觉真好。


从这种意义上说,我很确定志愿服务更多的是一种自私的行为,这并非我想坦率承认的。然而,如果其他人在这个过程中有所受益,而我也得到了一些奖励,那么我的动机是什么真的很重要吗?


C


Marian Bechtel独自坐在西棕榈滩路易酒吧的柜台前,静静地读着电子书,等着吃沙拉。她在读什么书?这可不关你的事!午餐时间是Bechtel的“自我”时间。正如更多的美国人一样,她并不是一个人这样做。


一份新的报告发现,46%的美国人是会独自用餐。超过一半(53%)的人会独自吃早餐,近一半(46%)的人会独自吃午餐。只有在晚饭时间,我们才会在一起吃饭,根据报告显示的数据,74%的人会在一起吃晚饭。


Bechtel从书上抬起头说道:“我更喜欢出门并待在外面。独自一人,而不是跟人在一起,你明白吗?”Bechtel在西棕榈滩的市中心工作,她有时会和同事一起吃午饭,但也会和我们很多人一样,经常在自己办公桌前吃午饭。午餐时间的休息可以允许她不让老板拍她的肩膀。她回到工作岗位时会感到精力充沛。“今天,我只想给自己一点时间,”她说。


在只隔了两个座位的地方是当地的一名摄像师Andrew Mazoleny,他快要吃完在酒吧的这顿午餐了。他很享受这种可以坐下来安静地浏览他的手机或者与酒吧老板搭讪的感觉,如果他想有一点小互动的话,他也可以直呼老板的名字。“我仔细回想了过去的几天,也对这周剩余的几天作了思考,”他说。“这是一个自我反省的机会。等你回到工作中,你会充满精力,并有了自己的计划。”


“能够自由地作选择是越来越多的人喜欢独自吃饭的一项原因。曾经有一段时间,人们可能会因为要一张单人桌而感到尴尬,但如今已经不再是那样了。现在,我们有了智能手机在桌前陪伴我们。Laurie Demeritt的公司向我们提供了这份报告数据,她表示:“现在不会再像各种科技还没进步的时候那样感到孤单了。”


D


细菌对宇航员来说是个恼人的问题。来自我们身体的那些微生物会在国际空间站的表面肆意生长,所以宇航员每周要花几个小时清理它们。美国航空航天局(NASA)是如何解决这一细微却重要的问题的呢?这就要提到一群高中生了。但不仅仅是那些孩子。他们凭借的是NASA  HUNCH的高中教室,就像在纽约市费尔波特的费尔波特高中,科学老师Gene GordonDonna Himmelberg所主导的那个项目一样。


HUNCH项目的设计是为了将高中教室与美国航空航天局的工程师联系在一起。在过去的两年里,Gordon的学生们一直在研究可以在零重力的条件下杀死细菌的方法,而且他们认为自己几乎要找到解决方案了。项目经理Florence Gold说道:“我们不给学生任何休息时间。他们必须像美国航空航天局的工程师那样工作。”


“我们没有测试,” Gordon说道。“也没有评分作业。除了会问‘你有在朝着你的目标努力吗?’,我们几乎是没有成绩等级的。基本上,我们是这种状态——‘我必须制造出这个产品,然后,在今年年底,把它展示给美国航空航天局’。工程师们会亲自来做审查,不过……有时候这并不是件好事。这对你的产品会是一次严格的商业审查。”


Gordon表示,HUNCH这一项目对大学录取和实际的生活技能有一定的影响。“这些孩子太过专注于他们的研究,而我只能在一旁看着。我教不了什么东西。”至于那讨厌的细菌呢?Gordon表示,他的学生们每天都给美国航空航天局的工程师发电子邮件,讨论这个问题,正准备着一项可行的解决方案,以在太空中进行测试。


 

查看更多